成都学历教育交流组

影评 | 《死亡诗社》——理想和现实

SDSZ国际部 2021-01-08 11:29:27

死亡诗社读后感

理想和现实,是两个对立的概念吗?

当理想和现实发生矛盾,我们应当如何应对呢?

电影《死亡诗社》,就讲述了一个老师和一群学生在理想和现实之间的艰难抉择。 


故事发生在一所保守严肃的男子高中。新的文学老师 Mr. Keating 上任,他带着学生们用独特的方式感受诗歌。学生们通过调查年鉴发现了老师以前的社团——死亡诗社 (Dead Poets Society) 。受 Mr. Keating 的影响,诗社再一次壮大起来,同时却引起了学校的不满。在 Mr. Keating 的鼓励下,一个学生 Neil 参与了戏剧表演,结果是被他父亲发现,父亲大为光火,决定让 Neil 退学。最终,随着 Neil 的自杀, Mr. Keating 被赶出了学校。学生们的 “O Captain! My Captain!” 也成为这场反抗的绝响。

 

这部电影最有名的一个场景,大概是学生们一个接一个站在桌子上,悲愤而自豪地对着将要离开学校的老师,大喊 “O Captain! My Captain!”


很多影评认为这个情节象征着学生们得到了精神上的洗礼、获得了对抗生活的勇气。可我看到这里,感受到的不是感动,而是怀疑。站在桌子上喊着口号的人,他们在那一刻也许觉得自己的行为无比正当、觉得自己的对抗无比勇敢。可是随着情节发展,当校长一个个把他们叫到小黑屋,以退学威胁时,他们,尽管不情愿地,都承认是老师唆使Neil自杀——没有人站出来为Mr. Keating和他的教育方式辩护。那老师离开之后,他们的生活会有什么样的变化呢?诗歌带给他们的洗礼,真的深入了他们的内心,而不是一时激动的呼喊吗?

 

这种怀疑,建立在我对教育的理解之上:我认为教育的本质是让学生感受到世界的美,并尽力去保护、传递这种美。Mr. Keating 做到了第一点,却没有教会学生们第二点。

 

电影中细致地描写了他是如何用独特方式教学生们读诗的:他让学生们撕掉教科书对诗歌的评价标准、带着学生们去操场上踢球、在校史馆里听亡灵们 “Carpe Diem”的训诫。如此种种,都给原本枯燥乏味、照本宣科的文学课带来了活力。学生们对诗歌有了兴趣,他们甚至找到了几十年前的年鉴,重新组织了“死亡诗社” 。阴沉沉的校园中,开始回荡着学生们热情澎拜的吟诵。

 

正如Mr. Keating自己说的那样,“诗、美、浪漫、爱,这些才是我们生存的原因。”



他这一句话带给我的触动,大概像是第一次看到 Steven 在作业要求上加粗注明的 “”no cliché, TOEFL-y response” 。电影发生在60年代的美国,那时学生的竞争之激烈毫不次于现在。他们被要求“好好学习”,“出人头地”,“做一名高尚的律师或医生”。而 Mr. Keating 让他们看到了生活中更美的东西,比如诗歌,比如自由。在一个功利主义至上的校园中,这样的改变令人激动。

 

Mr. Keating 打开了一扇窗,让自由之风吹进了学生们被压抑已久的内心。

只是这样的自由,引发了家长与学校的不满。这一矛盾随着 Neil 的死爆发。

 

事情是这样的:Neil 背着父亲参加了《仲夏夜之梦》的试镜,并获得了参演机会。戏剧演出当晚和父亲发生了冲突,并且万念俱灰的选择了自杀。为什么他会选择结束自己的生命?因为他发现自己不能投身于自己所热爱的事业,他无法冲破成人世界强加于他的限制,万念俱灰之下, Neil 选择了自杀。

 

Mr. Keating 在其中扮演了一个怎样的角色呢?他先是鼓励 Neil 去试镜,在演出结束之后,更是当着 Neil 父亲的面说到:“你很有天赋,一定要坚持下去。”前面的鼓励是作为师长,对学生追寻理想的肯定。可他与 Neil 见的最后一面,那个下着雪的晚上,在亮着灯的剧院门口,他所说的话,对 Neil 来说真的有帮助吗?当 Neil 硬生生被父亲拽走、塞进车里的时候,有同学想制止,但 Mr. Keating ,站在原地—— Neil 听到他说的最后一句话是“不要让事情恶化”



看着剧院的灯光越来越远,逐渐黯淡下去,我只感受到了一种深深的可悲。

 

Neil 自认为寻找到了人生的真谛,自以为把握住了每一天,他把 Mr. Keating 当作导师与益友。可是这样一位益友,只告诉他诗歌是美的,却从没告诉他怎么和那些不够美的人和解、怎么用一种不以伤害自己为前提的代价追寻理想。 Mr. Keating 把一个个孩子硬生生培养成了诗歌的殉道者。他们陶醉在这样“为诗歌献身”的悲壮之中。

 

Neil 在拿起枪的那一刻也许认为自己终于得到了解放,但是他的牺牲并没有改变什么。他的父亲会悲痛、他的学校会遗憾,然后呢?

 

然后他们会更加憎恨诗歌,憎恨那些夺走了孩子们生命的文字。诗歌的美,就这样被妖魔化,成为一种禁忌,成为一种反叛的标志。

 

这就是为什么我不认同Mr. Keating。他不是一个成熟的教育者,因为他缺乏同理心。他只知道把自己的价值观用一种新鲜刺激的方式传递给学生,却没有关注到学生们作为一个完整的“人”所经历的限制与挣扎。一个人的行为处事方式,与他所在的背景是分不开的。把一个完整而立体的人从他所处的环境之中抽离开来,用一种至善至美的价值观来要求他,这就会导致悲剧的发生。Mr. Keating 忽略了学生家长们对于教育的期待、忽视了学生的经济条件、忽视了学生们作为青年的脆弱与不稳定。他一味强调自由,却不告诉学生们隐忍,不教学生去应付那些不那么美好的事情。

 

这好比一个人一直住在漆黑的地下室,突然有光从一扇窗户照进来。你告诉他,光明是美好的,但你不告诉他怎么打开窗子逃出去,那他会活生生撞死在那扇窗户上。光明固然美好,如何追寻光明也是十分重要的。我们要学会忍耐,学会对一些人和事妥协。妥协不代表放弃,相反,它更加证明了你对于自己理想的坚定。一个成熟的探索者,应该明白自己的目标是什么。他不应该被一时的激动冲昏头脑,不应该把自己热爱的东西变成画地为牢的界限,幼稚地认为凡是不接受的人都是不可雕的朽木

 

不,不应该是这样的。憎恨世上的丑恶不是什么难事,最难的是与这种丑恶共生,进而用一种温和而有力的方式改变这种丑恶。而这,恰恰是《死亡诗社》所缺失的东西。


罗曼·罗兰有一句被引用很多次的话:

 “真正的英雄主义只有一种,那就是看清楚生活的本质之后仍然热爱它。”


我多么希望影片中的学生们成为真正的英雄,热爱他们所在的那个美丽与丑陋并存的世界。理想总是高洁美丽的,生活却时常泥沙俱下。如何平衡理想与现实,是我们要用一生来学习的课题。



影评投稿

死亡诗社读后感 欢迎同学们投稿影评

投稿请联系

高二13 

卜辛鑫



投稿




作者 | 吴优

死亡诗社读后感 编辑 | 卜辛鑫

Copyright © 成都学历教育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