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学历教育交流组

《朝鲜战争:未曾透露的真相》读后感(修订版)

诺曼频道 2021-01-03 16:35:38

静静的顿河读后感 最近读了北京联合出版公司出版的约瑟夫.古尔登的《朝鲜战争:未曾透露的真相》(Korea:the Untold Story of the War)一书,考虑到朝鲜战争中中国军民巨大的牺牲以及后续结果对于东北亚乃至全球地缘政治的影响,顺手写篇读后感,供大家讨论。

距离中美朝签订停战协议签订已经过去了60多年,相关资料的陆续披露以及研究领域逐步回归务实客观的态度,越来越多的朝鲜战争的研究逐步出版。作为美国开国以来第一次站而无胜之役,中国自鸦片战争百余年来境外战争中首次取得不败纪录(于滨等,2014)。用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奥马尔布雷德利的话说,“这是在错误的地点、错误的时间、和错误的敌人,打的一场错误的战争。”古尔登在书中试图在描述战争进程及政府决策过程的基础上,对朝鲜战争进行了分析和述评。书里面对于美国在朝鲜战争中的关键决策人物:总统杜鲁门、远东地区总司令麦克阿瑟、国务卿艾奇逊等进行了篇幅不少的描述和述评,其中不乏批评和讽刺。
       下面结合此书的内容,就朝鲜战争的
部分事实进行阐述和述评。

1.该书作者主要依据美国《信息自由法》获取了以前为绝密文件的华盛顿和远东战地指挥官数以百计的电报和“五角大楼朝战文件”在1981年写就,第一手的资料增加了书籍对事件描述的可信度。

美国政府1967年颁布的《信息自由法》要求联邦政府的记录和档案以25年、50年和75年为限,原则上所有人开放。

国内经常存在利益相关的个人对于他人对与其关系紧密的历史人物“抹黑”的指责,比如,网上流传甚广的:“他污蔑我爷爷!”。而另一方则不愿接受类似的指责,认为自己是根据史料或者推测得出的研究结论,而自由地展开对历史问题的研究和发表相关言论是公民个人的权利,理应受到法律保护。

个人认为,国内也应该仿效美国,出台类似《信息自由法》,向社会公众开放官方档案,以澄清事实,避免社会陷入无聊的口水仗之中,推进社会公众对历史事件的了解。

比如,在历时三载的朝鲜战争中依靠人海战术和合理的战术运用中国人民志愿军取得了军事上的成功,但伤亡人数高达36万(孟照辉,2012),每一个生命都值得尊重,中国的学者和大众也应该得到逐步解密的当时的官方文件,以精确刻画中国政府的决策过程。再比如,生命损失惨重的1959-1961年的大饥荒时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一大批农民出生的领导人尽然相信“大跃进”里面那比比皆是的亩产过万斤的“卫星”?为什么连钱学森这样的在导弹领域贡献卓著的著名科学家也介入其中,导致名节被质疑?

       在价值观越来越多元化和信息技术越来越发达的今天,海量的信息传播导致了判断上的困难,而缺乏事实依据支持的简单官方结论也难免质疑。而解决相关问题的唯一路径就是解密相关文件,让知识界和公民了解事实的真相,进而总结历史经验,防止重蹈覆辙,致使国家和民族遭受惨痛损失。

2.朝鲜战争的爆发是金日成领导的北朝鲜在苏联的支持发动的试图统一朝鲜的军事行动。

1950年6月25日早晨,北朝鲜人民军集结了约9万人部队,150辆T-34坦克开始了向南大规模攻击。而南朝鲜军队当时在干什么呢?6月24日,韩国陆军司令部授权指挥官们给来自农村的士兵放假15天,以便他们参与田间劳作(南朝鲜的2100万人中,农业人口占约三分之二)。而当日离三八线仅20多英里的汉城的陆军司令部一个新的军官俱乐部开张庆典则吸引了更多的韩国军官离开(p40-41)

美国人当时在干嘛?这点的论述需要考虑到美国的孤立主义传统。1945年8月对日作战胜利时,美国约有1200万人在军队服役。1946年1月,杜鲁门总统通知五角大楼,他准备保留一只200万人的常备武装力量。而国会更顺应国内:“让小伙子们回家吧!”的口号,国会两院的拨款委员会规定,所有军种的军队数量到1947年7月1日不得超过107万。而时任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德怀特.艾森豪威尔呈交给国防部长福莱斯特的备忘录中认为:鉴于美国军力有限,在韩国保留军事基地和驻扎部队“没有什么战略意义”。根据后续计划,4万多名美国占领军将分阶段撤离,1950年6月前撤离完毕(p22-23)

关于美国这样的国家能够在战后迅速缩减军队的能力,不由得感叹其制度设计的精良。为了防止军队等国家暴力机构的权利扩张,危及到民主制度,在建国之初,就确立了文官制约军事部队的原则,民选总统作为军队总司令,国防部长由文官担任,参众两院通过控制军队预算进一步限制其力量,参众两院里面都是民选的议员,现役军人被排斥在外,而参谋长联系会议作为军方的专业机构给总统和国家安全委员会提供专业建议。再看看今天的部分国家,北朝鲜的“先军思想”指导下,朝鲜现役军人约110万,预备役军人超过820万,而朝鲜总人口才2400万人(北京晚报,2013.4.12)。缅甸直接把25%的议会名额留给了军方,而宪法规定重大事项得到75%的多数票赞同。

联合国通过了美国人的提案,要求于1948年3月31日以前在朝鲜全境举行选举,由选举的政府控制朝鲜全境,同时美苏两国军队撤离。苏联人则认为朝鲜不是联合国成员国,联合国无权在朝鲜行使管辖权。5月10日,朝鲜南方单方面举行了选举。虽然共产党人在选举日采取了暴力行动,在投票站及其周边打死100多人,但参加投票的人数仍然超过了登记选民数的90%(我就奇怪了,怕什么,应该主动组织参加选举,依靠制度的优越性应该一举拿下选举,后面就可以省去百万生灵涂炭了)。三天后,李承晚当选大韩民国总统(50年的屌丝终于逆袭了!)1948年12月,鉴于朝鲜半岛局势,美国参联会决定暂时留驻一个约7500名美军的团战斗队,时间仅限于帮助这个羽翼未满的国家读过最初的几个月(远东地区司令官麦克阿瑟不同意参联会的做法,认为i这点部队没什么卵用)。而战争爆发式时,杜鲁门总统正在休假,甚至在战争爆发后的前几天,华盛顿的高官都不愿意打扰总统的休假。他们低估了金日成同志的能力和准备。

朝鲜战争爆发以后,联合国安理会(这个机构国人应该熟悉,我们现在是五常之一)以9:0通过决议,对北朝鲜军队“向大韩民国发动武装进攻”表示“极大的关切”,并且呼吁“立刻停止敌对行动”,北朝鲜军队应该撤回三八线。而当时苏联代表尚未返回安理会,未能行使否决权(p62)。后来联合国授权决议出来了,至于金同志听不听是另一回事了(今天的同志们可以根据金同志的孙子的行为模式可以猜测一下他爷爷会不会鸟联合国决议)。但北朝鲜的进攻确实犀利,开战第一个星期,韩国损失了4.4万人,几乎占到总兵力的一半。6月27日,联合国通过决议,授权美国可以在朝鲜采取进一步行动:“提供......必要的援助以帮助其击退武装入侵,恢复国际和平及该地区的安全。”现在,明白为什么朝鲜战争中,我们的军队叫志愿军了吧,从字面上讲,来自中国的军事人员都属于志愿人员!

七月底八月初,北朝鲜已经把展现推至釜山环形防御圈,好在沃克的第八集团军稳住了阵地。9月15日麦克阿瑟将军战场上的另一神来之笔——仁川登陆,战局被彻底扭转,北朝鲜人民军溃败。要不是麦克阿瑟将军没有考虑到大获全胜的后续计划,导致大部分北朝鲜人民军撤回北方,或者南朝鲜乡村参加游击队,美军将取得更大的胜果。而9月28日汉城重回美军之手,在战争正酣时,为了满足自恋而爱出风头的麦克阿瑟将军乘车返回汉城的需要,汉江陆战队不得不连夜建了一座桥以便将军及其新闻界随从风光入城。

3.中国卷入战争的原因。

美国从一开始介入朝鲜战争,最大的担心就是苏联和中国的介入。战争爆发伊始,杜鲁门就采取了谨慎的双轨政策。6月28日授权麦克阿瑟在朝鲜动用军队的训令中,命令第七舰队进驻台湾海峡保护台湾免遭进攻,也要求第七舰队组织蒋介石进攻大陆。战争的头几天,杜鲁门总统拒绝了蒋介石派3个师入朝参加战斗的提议(p148-149),并在战争中一再拒绝了台湾方面的类似提议,防止触怒新成立的中国共产党政府是美国政府给军队前线指挥官划定的界限。

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第81/1号报告论及中国的主力部队以公开和秘密的方式参与三八线以南战事的的可能性,得出结论美国不应该和中国全面开战。并对麦克阿瑟在三八线以北使用非韩国籍军队进行了约束。另外,三名位居高位的苏联间谍:菲尔比、’伯恩斯和麦克莱恩知悉大量的信息,对美国告诉不安的盟友英国使馆和公众的美国不打算进而进攻中国的信息了如指掌,而类似信息却似乎没有传递到中国那里。

      1950年的10-11月份,中国的反应似乎是为了应对美国的全面入侵。作者给出了自己的猜想,那就是:苏联人没有把相关信息传递给中国人,他们更希望把美国拖入一场让中国人和北朝鲜人承受牺牲的带代理人战争中(P240-242)。

       后来,志愿军就来了。

4.军事与外交,军人与政客和外交官员


万恶的旧社会战争频仍,兵荒马乱中士兵的行为给社会带来了很大的伤害,所以小说家们一般都把兵字拆解,称他们为丘八,其中负面的含义不言自明。民间也有“好铁不打钉,好男不当兵”的说法。

家族里面也有这方面的故事。奶奶的爸爸就是在她三岁离家出走去“吃粮”,从此杳无音讯。西路军北征也进驻过我出生的小村庄,并在民间留下了书面上未曾反映的许多真实的故事,战争的残酷远超出书面的简单记载和描述,就是书面的描述有时候也摄人心魄,读过的记载国共两党在石家庄破城战役的一段话至今难忘:“他们发出了动物般的嘶喊!”。

当然,在民族生死存亡时,无数将士抛头颅、洒热血为了国家和民族做出了巨大贡献。阅读《一寸河山一寸血》和观看相关纪录片,常常不由得人热泪盈眶。(1931年,在南京的国民政府将无梁殿改建为国民革命军阵亡将士公墓的祭堂,命名为“正气堂”)

在评论军队的作用之前,我们得对现代军队的主要功能予以界定:问题很简单,军队是和平的保障还是战争的机器。我想大部分人(包括军队将士)很难把自己界定为战争机器(又不是日本关东军),而是和平的守卫者和国家利益的保护者。从这个角度来看,军事应该是外交的衍生,而战争在国际关系中应该属于最后的手段,而不是第一选项。作为一个在全球和地区事务中发挥越来越大作用的负责任大国,在保护国家利益的同时,我们得释放足够的善意以消除周边和世界各国的防范情绪。在这时候,周有光先生的观点就需要特别强调的那样“在全球化时代,要从世界看中国,不要从中国看世界。”

静静的顿河读后感 笑蜀在最近一篇文章中指出:”这在正常社会,其实是通例,即公民有言论自由,任何人不得侵犯。但官员没有言论自由,现役军人更不可能有 。 ......,官员和现役军人轻易不能发言,万不得已发言,也必须得到授权,也应当如履薄冰......。“

麦克阿瑟在目光局限的情况下(自己在参院作证时承认),擅自解读和修正参联会和国防部指示,未经授权的情况下公开发表与国家既定政策不相符的言论,而导致政府国际和国内政治决策中的被动,屡经提示,不思改进,最终导致他的解职。我们从来不反对相关方发表自己的看法。但坦白地说,在发言之前,至少得掂量一下自己是几斤几两,努力看几本书,至少翻翻基辛格的《大外交》和其他几本吧。如果懒得读,就尽量闭上嘴,因为这样就可以避免前两天朋友圈广泛流传的人生格言的变异版,你的问题可能在于:读的书太少,想的也少,但想法很多。许多人之所以勇敢的主要原因就是从来没上过战场,甚至都没有细心观赏“拯救大兵瑞恩”中的战争场面。别轻言战争,除非你愿意冲在第一线,也不要假装勇敢,在徐才厚和郭伯雄大肆腐败的时候,到底有几个有胆量站出来,我想那个比赴死疆场风险小一点吧。

要试图对战争进行感官上的了解,个人建议从三部片子入手:勇敢的心,爱国者以及拯救大兵瑞恩。《战争与和平》和《静静的顿河》值得一读。


5.我们如何纪念朝鲜战争。

作为2014年韩国政府的礼物,朝鲜战争纪念碑矗立在伦敦泰晤士河和英国国防部之间,以纪念参战的约82000名英国士兵对国家贡献以及对自由制度的捍卫(其中阵亡将士超过1000名)。在古尔登的书中,谈及中国士兵在劣势的装备情况下作战勇敢的程度以及战术运用的合理,美军将士深受震撼。(士兵的装备水平比以前已有进步,相当的士兵持有的是美式装备。知道点二战期间美国人在中国战场扮演的角色的人应该知道其来源)。而遭受了重大伤亡的中国朝鲜战争将士将如何被纪念?

我的一位八十多岁的表叔曾经是入朝的杨得志的部队之员,他寥寥几句对于战场的描述让人不寒而栗。在他所在的加强连,一共入朝197人,连他在内,一共生还13人,到至今他的一个耳朵是因为当时被炮弹震坏,是听不见的。对于一个来自甘肃山区的农村男青年来说,离开自己国家参加的这场战争就是为了防止万恶的美国入侵我们。而他描述战场的情形是说,战士们都极其勇敢,冲锋号和哨子吹响时,大家都潮水般的进攻,身体rang(本地话,意思差,孬)一点,都会被自己人踏死。

数十万的这样的年轻生命牺牲在朝鲜战争中,我们该如何缅怀他们,是个问题!如果要立碑,碑文上该如何写?茅于轼先生曾在一篇文章中提及,如果北朝鲜的老百姓有朝一日得到充分的信息,他们会感谢那些抛洒热血的志愿军将士吗?放到大一点的背景来看,从1840年以降,那些为民族和国家做出牺牲的先烈们如何被纪念?抗战中的那些老兵们该如何被对待和纪念?

兰州大学毕业的马金辉在纪念抗日战争的“青年十万“第一集”无名之辈“的演讲中引用《战地行记》的一句话,“他不会名列其上,当这场战争被载入史册的时候”。但是我们不能因为他们的无名,就忽视和忘却了他们的贡献。


         图片来自立平兄的空间




参考文献

1.【美]约瑟夫.古尔登著,于滨’、谈锋‘蒋伟明译,朝鲜战争:未曾透露的真相,北京:北京联合出版社,2014年8月第1版。

2.孟照辉,抗美援朝战争志愿军伤亡人数辨析——与“尊重每一个生命”作者商榷,军事历史,2013(2),59-61

3.笑蜀,必须管住公权力的嘴,FT中文网2016年5月27日。

4.解密朝鲜人民军军事实力:数量庞大对手难一口吃下,北京晚报,2013.4.12,转引自新华网

静静的顿河读后感 http://news.xinhuanet.com/world/2013-04/12/c_124570560_3.htm

相关推荐

Copyright © 成都学历教育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