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教育资讯 >你有没有见过,从葱管里透出的亮光 | 金波的儿童诗

◀ 你有没有见过,从葱管里透出的亮光 | 金波的儿童诗 ▶

你有没有见过,从葱管里透出的亮光 | 金波的儿童诗

文学报 2021-09-11 13:36:21

金波的诗歌

“金波先生当‘儿童诗诗人’已经多少年了,他的确是最愿意为年幼的生命写诗的,他胜任地写着,写成了杰出。他把自己看成一只流萤,装进绿葱透出柔和的光,亮在一个普通孩子的手里,亮成一个梦境。这真是十分美丽的写诗的心情。”

——梅子涵


封面图  郭天容/绘

金波先生的诗在我的桌上,桌上的小音箱里放着歌曲《光芒》。它的好听的旋律适合为金波先生的诗伴奏,也适合为我的阅读心情伴奏。我就这样读着、听着,写下了心里的浮动。


金波先生当“儿童诗诗人”已经多少年了,他的确是最愿意为年幼的生命写诗的,他胜任地写着,写成了杰出。可是他写出的诗又偏偏那么值得长大的人读到和听见,杰出的屠岸先生读到了,就由衷地喊着说:“金波的诗笔……那才真叫美呢!”这便是金波的诗的力量和泛美,所以他归根到底是一个大诗歌里的诗人。


屠岸是在读《流萤》时这样说的。 金波的诗歌


金波儿童诗集《花开放的声音》


《流萤》这样写:

我不给你剪裁天边的晚霞/也不给你摘取夜空的繁星/孩子/让我们一起/一起去捕捉黄昏的流萤。


晚霞烧得紫了/慢慢融进苍茫的暮色中/耀眼的小花隐去了/山下留下它高高的身影。


快看/天边飞来几只流萤/一会儿灭/一会儿明/像一颗星/两颗星……/像一颗颗长着翅膀的繁星。


我从菜园里拔一根葱管/好放进几只流萤/让它闪出柔和的光/孩子/送你一盏翠绿的灯。


放萤光在你的枕边/我再编一个童话给你听/说在夏天的夜里/有一个翠绿的梦……


金波先生部分作品

一个飞着的小亮,一根绿葱, 一团柔光,这是一个小想象还是一个大灵感呢?这是一个小灵感还是一个大诗意呢?这是一个小诗意还是一个大心愿呢?我愿意认为,这是金波先生为孩子写诗的宣言。他只是把自己看成一只流萤,装进绿葱透出柔和的光,亮在一个普通孩子的手里,亮成一个梦境。这真是十分美丽的写诗的心情,没有野心,就像一个从前的农家主人,天黑的时候,用一根小木棍,在灶膛里点上火,然后点亮油灯,让屋里亮起一团小明亮。


可是这个小明亮非常大,因为优秀的诗、故事和歌里的那一团热乎乎的光,都不会只是在一个人的梦里和白天,任何一个读到和听见的人,都会温暖和留恋。被温暖和留恋的他们,又不由自主热乎乎地亮了别人,于是一个一个就非常多了,绿色葱管里那一团小小的柔光,移动和归拢,便成为无比大的一片一片,《小王子》里描述过这样的景象,天上看得见,地上也同样看得见,诗、文学的力量和意义,真是要很认真地估计,金波先生的诗的力量和意义也是要很认真地估计,在中国,他的诗是亲昵过几代孩子的,通过课文,通过杂志,通过他的一本本并不厚的诗集,通过歌曲。那都是些十分美好的单纯,十分干净的想象,十分清透的诗比喻,十分明丽的情到达……金波先生一直感觉准确地写着真正的儿童诗,而写诗给儿童们读,是很容易写着写着依然还是诗,而儿童却不知道你究竟要表抒什么。金波先生的儿童诗,是属于提在儿童手上的红灯笼,儿童拉住的天空风筝。

金波先生


金波先生的诗句:我的手拉着风筝线/土地拉着我的脚/没有脚下的土地/风筝也飞不高(《仰望风筝》)。儿童是金波的土地,也应该是所有为儿童写作的人的土地,他们拉着金波的脚、拉住我们的脚,金波先生的这个“拉”字用得太好,我们真是不容易想到土地会拉住脚!在一个很高的文学大会上,金波先生说起一个故事。在一个学校,一个喜欢他的诗和他的文学讲课的孩子走到他面前:“金波爷爷,你可以送一根你的白头发给我吗?”他疑虑,这个孩子为什么要一根白头发?孩子转身离去后,后来的日子里,他很用心地想着这个孩子的请求,恍然大悟、也怅然大悟地问自己:他是不是想知道诗的美好、文学的智慧和白头发的关系呢?


原来一个诗人、作家的白头发也像一根绿葱管,里面有亮光,也会是一个天真的孩子认真想得到的礼物,金波先生说这个故事时有感情的颤动,因为他是被土地拉住了脚的,所以他写出的诗、放出的风筝就在高高的空中了!他的诗也是他手里的风筝,他对为儿童写诗,他对诗这一种文学,都是仰望的,他引用美学家朱光潜先生的话说,一个人读不了诗,那么读小说和散文都会困难。因为本质上,小说、散文、童话都是诗。诗是“无物”,飘逸如天空,读得了“无物”,那么自然读得了情节、情景,读得完一个故事。为诗活着的泰戈尔写道:“仅为了一个‘无物’使我充满了喜乐/只把我的手握在你手里。”一个孩子、一个人能被诗握在手里,诗的大地能拉住他的脚,那么他的阅读力和一生的审美就有了可靠的立处。泰戈尔很诗意地写道:“使我的生命为‘无物’而喜乐/雨从这天边洒到那天边。”洒下来做什么?金波写道:“请你洒下来/帮我浇菜园。”(《云》)真好啊,浇菜园,菜园里全是绿生命,还有那根细细的葱!诗的雨也是洒给生命的,洒给他们的从小到大。金波的诗和泰戈尔的诗连在了一起,好诗都相连。



我们都说诗人行吟,其实优秀的诗人、诗歌也在创造世人生活的行吟,这并不是只等着文学原理来归纳的美学,而是生命本身早就听见,世人生命的进化得见的行吟!中国几代孩子的长大行程中都被金波的诗的行吟伴同过,自然,他们也是金波的伴同!无比美好的诗的这个他和他,文学的我和你,彼此感恩,感恩彼此!


金波的诗也属于世界的呼吸,如同他诗里的蟋蟀声、海水声、风声、雨声、雪声、花开声落叶声、饥饿日子里儿子碗里的米饭增多了母亲碗里少了的母爱声(《粗瓷碗》)……金波先生说《阳光没有声音》,我愿意把这也理解成一切杰出诗人、文学家、艺术家的生命低声调,可是世界都能听见,世界也是原本听得见,所以缠绵、经久、持恒地延续不灭。


文学、艺术不灭,诗歌万岁!

我们也唯有致敬。

金波的儿童诗


倾听春天


房檐上的积雪化了,
春姑娘摇响了雨铃。
天空飞过雁阵,
湖水睁开了亮眼睛。
我听见蚯蚓在耕耘,
我听见蒲公英在播种。
蛋壳裂开了,
小鸟呼唤着母亲。
树枝上绽开新芽,
远远近近一片绿蒙蒙,
啄木鸟飞来飞去,
在为每一棵大树叩诊。
在热闹中,在宁静中,
我听见

春天已经来临。


春的消息


风,摇绿了树的枝条,
水,漂白了鸭的羽毛,
盼望了整整一个冬天,
你看,春天已经来到。
让我们换上春装,
像小鸟换上新的羽毛,
飞过树林,飞过山冈,
到处有春天的微笑。
看到第一只蝴蝶飞,
它牵引着我的双脚;
我高兴地捉住它,
又爱怜地把它放掉。
看到第一朵雏菊开放,
我会禁不住欣喜地雀跃,
小花朵,你还认得我吗?
你看我又长高了多少!
来到去年叶落的枝头,
等待它吐出新的绿苞;
再去唤醒沉睡的溪流,
听它唱歌,和它一起奔跑。
走累了,我就躺在田野上,
头顶有明丽的太阳照耀。
是谁搔痒了我的面颊?
啊,身边又钻出嫩绿的小草

……




2018文学周历已在我们微店中上架,

订阅2018《文学报》还有周边赠送福利。

金波的诗歌

◀ 友情链接 ▶
Copyright © 202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成都学历教育交流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