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学历教育交流组

​“相约星期二”第89期

相约星期二读书会 2021-01-09 22:32:40

相约星期二读后感


时间:2019年630

地点:重庆文理学院知津楼

主题:读书会与永川作协文学评论专委会联谊活动

出勤:读书会成员除格格外均出席 

文评专委会李天福、夏明宇、余建荣、胡牧、龙远信

记录:四月

(先说明一下,本次活动应该是读书会活动的第88期,但因为微信公众号把89期活动冠名成88期推出了,且无法更改标题,故这期只好一错再错,定名89期)

活动结束之后,永川文评专委会在上传给永川作协的工作报告中写道——

六月三十日,永川文艺评论专委会与永川相约星期二读书会联谊活动,于重庆文理学院知津楼圆满完成。

联谊活动由重庆文理学院文传学院院长、永川文艺评论家协会秘书长李天福主持。永川文评专委会多位教授、评论家和诗人代表,与相约星期二全体书友齐聚一堂。双方不拘一格,畅所欲言。通过彼此坦诚热烈的交流,教授们切实感受到基层群众文化活动的蓬勃活力;专委会代表们的阅读分享,在展现其专业的精深和思想高度的同时,也极大地拓展了读书会的文化视野。



具体记录如下:


下午2:27’,全体与会者到达会场,无一迟到。

主持人首先发话——

李天福(教授,重庆文理学院文化与传媒学院党总支书记、院长)获得安徒生文学奖的曹文轩说,只有读书才是能到达天堂的人。你们这一群由非专业读书人组成的“专业”读书会,心灵相约,书香流淌,用一种优雅的方式——读书,生活在永川,为大家呈现了永川最美好的一面。欢迎各位的到来!

活动正式拉开。各位畅所欲言——


安住我心:

法律的目的是什么

——读《西窗法雨》


这本书是一本介绍西方法律文化的法学随笔短文集。这些短文都曾于1996年时在《南方周末》上连载,作者刘星是中国政法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

对此书,印象最深的有四点。

一是对公正的理解。

二是对法律目的的理解。

三是对待国家权力的态度。

四是刑罚的目的究竟是为了什么。

法律和道德的区别在哪里?西方人认为,法律不能要求应做道德赞许的事情,而只能要求符合法律的条件。道德是“高”要求,法律是“低”要求,高要求的事情可以朦胧“审美”,而低要求的事情必须泾渭分明。

书中的结束篇《反省的能力》认为,西方法律文化的生机勃勃,不在于它是否为至善至美的法律,而在于它平衡性的自我反省。比如一种公平出现时,人们会想到它是否会导致另一种不公平,当一种正义出现时,有人会想到它是否会导致另一种非正义。即使在今天,人们都认为法治是人之终极理想的时候,有人却为西方社会讼满为患、法到情无的境地而忧心忡忡,并要在东方社会尤其是古代东方文化中寻觅“和为贵”、重调解的管理精义。(看,我国提出的“坚持依法治国和以德治国相结合” 理念多先进啊。)


李天福得知你们中有人要讲这本书,之前网搜了相关内容。这本书结合当下中国法律的现状,文艺地阐述了西方法律思想。这次的听讲学习,也改变了我以往对法律的一些片面认识和理解。

静谧的阳光这也使我更深地理解了,“司法解释”没有之一。我们对事物理应持有冷静客观的态度。

(接着,大家讨论了我国至今为什么没有关于安乐死、同性恋等等敏感领域的相关法律条文。一致认为国情使然。)

余建荣(副教授,重庆文理学院任教):法律与历史文化与传统关系密切。中西文化不同,法律体系也就不同。这本书向人们宣传了一种法律精神,一种法律意识,表现出对人的肯定和尊重。

胡牧(博士,重庆文理学院任教):在我们的教育中,一直强调法律的阶级性,与我们的近现代历史进程有关。我国有历史悠久的农耕文明,自然会形成一种人情社会;这是与西方的城邦文明不同的,他们更重视社会的集体意识,契约精神,崇尚科学精神,所以西法的渊源与传统更早。这本书的这个观点很新颖:法律不仅要保护大多数人的根本利益,也应该保障少数人的合法权益。我们常见的法律执行,往往是现象在前,法律滞后。而这本书的人文性则具体体现在犯罪干预方面,那就是预防犯罪,要在暴力侵权伤害发生之前,尽力去阻止它,以减少伤害。


凌云翔

浪漫的代价

--读福楼拜《包法利夫人》


《包法利夫人》虽然不是福楼拜的第一篇小说,但却是第一篇让福楼拜名声大噪的小说。故事的素材源于一个真实的故事,发生在福楼拜父亲的医院里,但福楼拜敏锐的观察力和准确的表现力在书中展露无遗,他把爱玛怎样一步步走下堕落的心路历程写得非常细致生动,写出了爱玛内心的痛苦、挣扎、难过和抗争。1856年4月,经过福楼拜4年的创作和反复修改,《包法利夫人》经大量删改后在《巴黎评论》上连载了。但是小说的锋芒和时代的格格不入,激怒了当局,福楼拜因此受到官方的指控,罪名是有伤风化。经过两个月的诉讼,法庭宣告此书不是淫秽作品。第二年,全书面世。福楼拜因此声名大振。

小说的语言经过精心锤炼。共读这本书时,领读的是一个生活在法国巴黎的中国书友,她很遗憾地对我们说:“可惜你们不懂法语,很难给大家形容,读原著给人带来的震撼和享受。”法语据说是世界上最准确地语言,没有许多模棱两可的语义,精准而又富有生命力。而我们读的翻译作品,已经缺少了原作语言的音乐性、精妙、贴切、韵味等等。而福楼拜在自述自己创作这部作品的过程,他认为想写得好,就得感觉到位,思考到位,叙述到位。他认为,要表达某样东西,只存在唯一贴切的词,不可能有第二个,措辞必须像手套适合手一样恰到好处。而这一切,他都做得相当出色。

在写一部小说前,他势必要先找到所有相关材料阅读,并记下大量札记。然后,他会大概列出他想要表达的主要内容,拟出大纲,再在大纲基础上推敲、架构、删修、重写,直到达到预想的效果为止。做完这些,他就会走到外面的露台上,大声朗读之前写下的词句。他确信,若听上去有任何一点不那么顺耳,或读起来不那么通达的,那肯定是什么地方出了问题。若碰到了这种情况,他就会立刻返回房间修改、重写,直到最终满意为止。这样一来,也就不必惊讶于《包法利夫人》竟用了四年零七个月的时间才完成。



李天福这样世界级的经典总是长盛不衰的。在中国,恐怕也只有《红楼梦》可与之媲美。福楼拜擅长以小见大,从个人的悲剧故事里让读者见识到法国的社会风貌,这也是《包法利夫人》宏大之所在。它不仅仅是一个浪漫故事,它还传达出了作家的思想以及宗教观念。就翻译而言,迄今为止还是觉得李健吾的译本最好,他也是专研究福楼拜的学者,他说过要想真正读懂《包法利夫人》,关注其中的“风俗”很重要。

夏明宇(教授,重庆文理学院退休)法国当时的时尚,拥有“情人”是一种荣耀。包法利夫人受到这种社会风气的影响,也仿效起贵妇人的生活方式,终于成为生活的迷失者。

余建荣大学课堂里,老师用了四个课时来讲这部作品。《包法利夫人》向读者全面展示了十八世纪的法国社会的各个方面,有关家庭、婚姻、伦理的主题,表明了那个时代人们的价值观、人生观。艾玛的思想行为,与当时社会大环境、个人的性格都有密切的关系。


龙远信:

“神实主义”与“新现实主义”

——阎连科《炸裂志》与毕飞宇《推拿》读后



对于当代作家,从自己有限的阅读中,特别喜欢莫言、阎连科的小说,二者的小说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他们的小说中都杂糅了种种现代意识,诸如人的异化、物的神化、虚幻、魔幻、荒诞、意识流、非理性等等。这些思想及其着生其上的现代艺术的表现技法,具有多重性,不能简单地做出肯定与否定的判断。

继阎连科《生死晶黄》之后,我读到了自己喜欢的、颇具争议色彩的作品《炸裂志》,有一种喜出望外的感觉。

《炸裂志》是阎连科创作的长篇小说,首次出版2013年。被誉为一部“神实主义”的力作。

无疑,这是一部让人惊讶得不知所措的作品,却是社会变革特定时期的真实得有些变形的写真,如果我们对特定时期的现实社会缺乏认知,是不会理解作家荒诞叙写背后的社会良知与社会责任的。我个人的理解,这是一部非常现实的作品,之所以被作家和评论家谓之为“神实”,就在于它以是一种浓缩铀式的、炸裂式的方式呈现了出来。

什么是神实主义?个人理解,就是在精准把准事物内在逻辑与精神基础上,以极度夸张和变形方式抵达的本质现实,这种本质现实,来源于现实,着生于现实的艺术世界。阎连科小说呈现出来的神实主义,其根脉里流淌着的就是现实主义,一种深刻的批判现实主义。

放下《炸裂志》,接下来我读了很早就想读的两本茅盾文学奖获奖作品,一本是刘醒龙的《天行者》,一本是毕飞宇的《推拿》。两本都是现实主义的优秀作品,浓郁的生活气息、真实的命运纠缠、朴实的故事陈述,同样具有令人感动的艺术魅力。二者相较,我更喜欢《推拿》。

《推拿》的表现手法内敛而又短促有力,极富张力,读者仿佛能在字里行间触摸到人物的心跳。从而,作家笔下的人物丰满立体、真实感人,故事从容展开、起伏跌宕。俯拾即是的精彩描写,无不叫人拍案。



余建荣传统的现实主义,文学是“镜像”;新现实主义,文学更多的是关注人物内心的真实。

龙远信现代文学常运用意识流的写作方法。可以说意识流是一种哲学,它关乎人的生命意识。这种写作方法对人物心理的精准描绘,能够揭露出更多的生活秘密。

安住我心我们之前在读书会上曾讨论过阎连科的《巫婆的红筷子》,这是一本他的创作谈。他说:重要的不是你讲的故事是真是假,而在于你能不能让筷子立起来!

凌云翔《推拿》初读时感觉就很震撼。小说里写人物怎样分割时间,关于时间是什么的问题,想了一天。作品写残疾人生活的种种细节,非常新颖独特。这部作品也提示我们,应该改变以往的习惯性思维,换一个角度,用他们这些残疾人希望我们用的方法态度,去更好地对待残疾人。

静谧的阳光就像是我们常常替盲人悲哀,但是他们自以为正常。我们自以为是的过度照顾,反而伤害了他们的自尊。

李天福《炸裂志》是新写实主义,语言新颖,格局独特。《推拿》站在盲人的角度看世界,讲故事,毕飞宇坚守着他的叙事描写视点,从头到尾。这也是一种非凡的创作能力。


静谧的阳光:

读《负暄琐话》

作者张中行毕业于北京大学中国语言文学系。是著名学者、哲学家、散文家。是二十世纪末未名湖畔三雅士之一,与季羡林、金克木合称“燕园三老”。三人又与邓广铭合称“未名四老”。季羡林先生称赞他为“高人、逸人、至人、超人”。

《负暄琐话》是一本随笔性质的书,于八十年代前期创作完成,其主要内容是写三十年代前期,以北京大学为中心的那些旧人旧事。是现代版的《世说新语》。

书名“负暄琐话”的意思,就是晒着太阳说闲话,说说那些文人琐事,名人轶事。文学有论事知人一说,本书以小事透析大家,意图客观冷静地看人看事。本书写作的用意是记可传之人、可感之事和可念之情,作者“是当作诗和史写的”,因而笔下总是轻松中含有严肃,幽默中含有泪水。

(静谧的阳光选《负暄琐话》文段朗读,凌云翔补充有趣章节)

作者在描述那段历史那些人物时,真正是“热泪多于冷笑”。


牧歌热泪,是生活中的感动。

李天福这是张中行对人的观察和对历史的研究,这些文化散文看似随笔,但颇具文化史意义。比如沈从文被留在大学这件事,就是那个时候学院对一个文人的包容和宽容。当沈从文重回北大的时候,他已经用作品证明了自己。还有那些大师级的人物,表面严肃,内心有温情。他们无论文学成就,还是人格方面,都有许多可爱可学之处。对于笔下的人物,作者的热泪就是一种认同,冷笑更多的则是对那些被打压、被否定、被误读误解的人或事的态度。那时候大学里的许多事,今日看来好温馨。教授会为了听雨,停止讲课,而让学生们听雨,去感悟自然之美。我也觉得学生要学习写作,比如描写春天,户外大自然才是他们最合适的课堂。



胡牧


雷毅《深层生态学·阐释与整合》读后感


本书是从生态哲学的角度,阐释生态中心主义。今天只谈谈这本书的一个小部分,作者的一个观点:关注生态美学。

纵观人类文明发展史,四次工业革命充分彰显出人类的智慧和伟大,而人类在变得越来越强大的同时,也越来越不尊重、不爱护大自然了。但凡搞了工业革命的,其自然环境无一例外遭到了破坏。

生存生态学,反思的是人类发展进步走过的历程。近年来,随着社会经济发展,人类各种工程建设全面铺开,我国的生物丰富多样性受到不小的影响,比如许多古村落、古城建的快速消失,那种消失,是无法通过再次重建来恢复的。

有学者指出,一个人每天实际需要的物质消耗是很少的,而现实中的我们,保证温饱之外,更多地是在进行符号消费,浪费太多了!人们应该节制自己的物质欲望,比如低碳出行,这不仅从思想观念上,也是在实际行动中关注生态环境。追求生态平衡,是一种生存的大智慧。

相约星期二读后感 近年来西方哲学家更推崇东方传统的生态思想,“无为”有时候可能比“有为”更好。在我们的生态伦理上,应该停止侵略掠夺。正确的生态生存观,不仅仅是为我们人类自己。我们要建立一种生态的整体观念,这其中不仅要尊重人的价值,也要认识到自然之于人类的价值。人类面对自然,绝不可以用“有用”“无用”来衡量其存在价值。人类的行为不可以放纵,而应该受到约束。

大家都知道,我们人类的文明是因大河而兴盛的。不同的河流,形成不同的文化区域。保护河流,就是在保护我们的文明成果。

而我们对河流的保护,必须整体联动,不能只是限于某地某区。任何开发利用,都必须做更全面的考虑,尽量兼顾人类活动与自然生态系统的维持,避免顾此失彼。

无数事实都证明了,人类的生态智慧里,最重要的一条,就是要有“大我意识”。只有实施全面的环境保护,人类的文明才有可持续发展的未来。


风从双肩掠过:我个人也认为,除非有必要,任何人没有权力破坏生态的丰富多样。

凌云翔很可悲的是,纵观人类文明的发展,竟然都是从灭绝当地生物开始的。到现在,我们只能逐步去改变,因为人类深层的心理中就有杀戮征服更弱小生命的天性,但又无法彻底消除制止。

余建荣我们从对生态的无意识到有意识保护,一定要经过先破坏了再修复的过程吗?这一切难道就不可避免吗?

凌云翔人类也总是在不断寻找新的资源以供利用,比如对能源的不断需求,虽然现有的煤炭石油天然气资源呈现日渐枯竭的趋势,好在人类又找到了新的开发点。对未来也不必太悲观。



风从双肩掠过

相爱相杀——另一半中国史

(阅读书目太多,只能拼图)

为什么有必要了解“另一半的中国”?因为少数民族历史对中国历史的发展非常重要。脱离这“另一半”,我们根本不可能全面地了解中国历史。

因为地域不同,中原农耕文明与草原文明存在盛衰周期,常见的是此消彼长,相安无事很短暂。不同的民族相爱相杀、相互塑造,才成就了今天的中国历史。

一、对少数民族历史的误解(诗词、史书、观念)

以往撰写、诠释历史之人,往往对少数民族的史事一笔带过,而且经常以中原的视角来叙述。所以,打开二十四史或其他私家撰著的历史文献,对少数民族的描述总是以对立面的文字出现,这实际上是不客观的、是片面的。

二、少数民族在中国历史上的重要性

少数民族建立的政权多。从秦统一华夏(前221)到清逊帝宣布退位(1911),其间共2132年。在这两千多年里,朝代、政权更迭频繁,粗略估算一下,总共有六七十个朝代或政权。国祚超过两百年的,一半与少数民族有关系。

古代历史中,能够稳定可持续地、同时统治长城南北的朝代,其实没有一个是纯汉人王朝,都是草原征服王朝。

实际上,中原和草原,一直以来就是保持着相爱相杀,相互塑造的关系。这种相互塑造的关系非常重要,以至于脱离开了草原,你根本无法解释中原;脱离了中原,你也无法解释草原。因此,觉得有必要了解一下另一半的中国历史。

(因时间有限,风从双肩掠过只讲了个开头,其余精彩内容已在相约星期二第88期公众号中呈现)


夏明宇对于长期生活在中原地区的汉民族来说,要时刻提防边疆少数民族的掠夺,不断地进行防御,同时汉族也在向他们学习。各民族之间的互相交流学习,从来没有停止过,比如胡服骑射的赵武灵王,就是成功的范例。可惜这样开放的相互融合学习,到了晚清,没有继续发扬光大,反而是越发地闭关锁国。这也是导致国家衰亡的主要原因。纵观整个历史,雍正是唯一死在办公桌上的皇帝,但他也仅仅是延续了几千年封建王朝最后的一点辉煌而已。


余建荣:

评阿来《尘埃落定》

《尘埃落定》是一部令人难忘的好作品,作者是藏族作家阿来,首版于1998年,2000年获得第五届茅盾文学奖。评委会评语:《尘埃落定》这部小说视角独特,有丰富的藏族文化意蕴,清淡的一层魔幻色彩增强了艺术表现开合的力度,语言轻盈而富有魅力,充满灵动的诗意,显示了作者出色的艺术才华。小说以诗一般空灵纯净的文字,演绎了一段末代土司制度由没落直至终结的历史。简单而深刻的反思,节制而富有张力的叙述,蕴藏着无限深情的感慨。

阿来是一位出生于四川西北部嘉绒藏区只有20多户人家的小山寨。嘉绒藏区是一个美丽而神秘的地方。自小就在故土耳濡目染的阿来对藏民的习俗和文化怀有深深的依恋。因此,他选择了嘉绒藏区康巴土司家族的兴衰作为小说的题材,借以描绘藏地的风土人情,阐述自己对其历史及人文的认知与思索。
《尘埃落定》中最先吸引我的是浓郁的藏地风情和气息:从阳光落在雪山上的清澈光辉到野草与青稞的交织色彩,从堡垒般森严的土司寨城到夹杂着权力和火药的飞雪尘埃,还有穿行其中的健壮的男人以及淳朴的女人。这些不仅是扎根于小说的灵魂,更是融入了作者的意绪与激情。
    
(时间有限。众人发言受限。自此被压缩到近乎没有。)


牧歌:

《生活在两宋》

这本书写作不算严谨,书中处处是零散的记叙,没有清晰的结构;作者也不怎么出名。但这是一本很休闲的书,就像副标题所说:“宋朝是一个无比精致的小资时代。”这本书里的主要内容,就是描写那个朝代那些人的“精致”的生活。

没有深入地读完。对它最感兴趣的,还是“生活”二字。

从这本书中我们看到,宋朝对外羸弱,对内宽松,老百姓日常生活的幸福指数不低。宋朝也是我们读书会的格格最想穿越回去的时代。

本书内容丰富,帝王、奸臣、名人雅士等等皆有涉及。


    

四月:

藤泽周平的武士世界——读《黄昏清兵卫》

藤泽周平:1927.12-1997.1,享年69岁。

此人少时多病,妻子早逝后,一手抱孩子,一手写作,47岁成为职业作家,大器晚成。天分加勤奋,终成日本时代小说巨匠,多篇入选日本中学课本,多部作品被改编为影视剧,获奖无数(包括奥斯卡最佳外语片)。

在日本读者那里,藤泽周平的作品质量上乘,用笔虽偶有瑕疵,看上去不那么尽善尽美,但骨架大气,建构有宫殿般厚重宏伟的气魄和力量,同时又很讲究细节的精致,语言之妙总是“让人舍不得一口气读完”。

以他的短篇小说集《黄昏清兵卫》为例,其中的故事内容人物形象以及文字色彩,传统意蕴十足,但作品所表现出的思想意义与生活观念,与当今社会人们所探寻追求的理念,在许多方面很合拍,比如热爱自然,重情重义,淡泊名利等等。

这本集子写了八个下级武士的故事。

在金庸金大侠天马行空的幻想世界里,理想远大,英雄辈出,刀剑拳脚之声不绝于耳。而对于藤泽周平的武士来说,如果于己不相干,即便任务已经下达,威胁利诱摆在面前,箭在弦上不能不做,他们也会有各种理由推三阻四,有时还要讨价还价一番。

作品借人物之口,表明了他们这样一群武士的行为准则:“真正的男人,不会为英雄的荣誉去死,而要为心爱的人活着”,所以他们的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多是为了与他们的生活密切相关的人或者事情。当他们在意的人需要他们,当他们心底守护的人受到威胁或被侵犯,那他们便会毫不犹豫挺身而出,生死不顾了。

总之,这是一群浑身人间烟火色的武士。

而藤泽周平被读者深爱的,恰恰在这一点上:作家对作品人物的尊重。好的作家,从不滥用自己手中对人物任意生杀予夺的权利,他们会紧扣时代贴着人物去写,给人物自己做出选择的机会(我们将要讨论的毕飞宇的《小说课》里面,对此有专门的解析。)

这弥漫在小说里的人间烟火气息,并没有遮盖掉人物灵魂的光彩。相反地,它使我们更真切地感受到作品贴近现实而带给我们的感动。



李天福

曹文轩《草房子》

——接轨世界儿童文学的三个视角


换了三次题目,终于还是选定了曹文轩。

长篇小说《草房子》是曹文轩的代表作,深受广大儿童甚至成人读者的喜爱。曹文轩2016年获得国际安徒生奖,代表着中国儿童文学走向世界。

关于《草房子》,可以从很多角度去分析,如纯美的人性、优美的意境、悲悯的情怀、独特的语言,等等。我们换取几个角度来看看曹文轩是如何与世界儿童文学接轨的?

一、时代背景:回避生活主潮的同时完成对儿童生活的回归

《草房子》的故事时间在20世纪5060年代之交。

作者将故事背景放在那段时间又拉开了与它的距离,几乎没有写到社会上正在发生的“大跃进”、大炼钢铁、大办食堂等各种重大事件,出现在故事中的只是一座乡间小学的人物和故事,平静、和缓、诗情画意如世外桃源,如果没有故事开头叙述者的提醒,很难将它和“大跃进”、困难时期等历史事件联系起来。

写儿童而将目光投向边缘和深层,在回避生活主潮的同时完成对儿童生活的回归。这样的表现其实是更符合儿童文学的自身特点的。

《草房子》看似疏离社会现实,但还原到故事发生时的历史现场,还原到作者创作这个作品的具体时间,对当时紧张的社会关系,80年代仍在政治领域打转的儿童文学,不也是一种有意义的反思?后来的事实证明,无论是对作家自己还是对中国儿童文学,这都是一种有意义的探索。

二、观照角度:从社会的视角转向人的视角

20世纪30年代以来中国儿童文学的主要观照角度是社会学或社会人类学,即从社会的角度来看儿童,看儿童文学,看儿童文学中的成长主题。

曹文轩小说在这方面的最大变化就是从社会的视角转向人的视角。

《草房子》不是一部事件性小说。从表层看,它以小主人公桑桑为线索贯穿起不同的人物和故事:第一章写秃鹤,一个有先天生理缺陷的人,从桑桑的视角感知人物的不幸及我们应该如何对待不幸;第二章写纸月,一个非常美丽的女孩却是私生女,一生下来就母亲跳湖父亲出家,她的苦难是社会的偏见造成的,她在作品里像唐诗宋词一样温润美好;“艾地”一节,秦大奶奶虽由于自留地问题和小学校争执不休,但最后却因救一个落水的女生死去了,展现出一个生活在社会底层的老人渗透在骨子里的善良……

所有这一切,都是作者设计的一个儿童成长时应该面对的问题,或儿童成长的不同侧面,儿童文学就是在这些侧面为成长提供人性基础。

这就将小说的描写对象和思想内容完全地统一起来了。由于将描写对象从现实的社会生活主潮中撤离出来,小说从而走向边缘,走向深层。深层是文化,是原型,是相对永恒的东西。这正是儿童生活的内容,正是童年时代的孩子们需要学习和正在学习的东西。

其实,在《草房子》中,作者也写到不少社会内容的。这里,对社会生活的表现是为表现人的成长服务的。这可能正是儿童文学区别于成人文学的地方。国际安徒生奖看中的,也许正是这一点。

三、叙述方式:选择演绎,凸现作者

这样的故事背景,这样的观照视角,直接影响和决定了《草房子》的叙述方式。

在谈及文学作品创作思维的时候,曹文轩曾反复强调一个观点,就是演绎重于归纳。在一般印象中,现实主义文学更重视描写对象自身的特点,更强调细节真实,即更注重归纳,而浪漫主义、古典主义、象征主义则偏重意在笔先、偏重主观情志的阐发,即偏重演绎。曹文轩的小说总体上是偏向后者的。

《草房子》中,就是先有对儿童文学、儿童成长的理解,然后设置场景和故事,故事和场景就是作者意念的展开。即是说,作者不是细致地观察生活,对生活进行具体的描摹,而是先有了对生活、对成长的认识,然后将其分成不同层次、不同侧面,用不同的故事、不同的人物对这些故事进行表演、演绎,将作者对生活、对成长的理解表现出来。这和作者突出中长时段的生活、突出人生的主题意向正好一致。

《草房子》是事后叙述,已经小学毕业就要离开油麻地的桑桑最后一次爬上小学的屋顶,望着他度过整个小学生活的学校浮想联翩,故事就在人物的这种回忆中展现出来。

这就使《草房子》有了三重视野:一是经历时的人物即故事中的桑桑的视野;二是小学毕业、在屋顶上回忆小学生活的叙述者桑桑的视野;三是结构整个文本、从整个文本中表现出来的隐含作者的视野。第一重视野包含在第二重视野中,第二重视野又包含在第三重视野中。但这三重视野间距离很近,特别是第一重视野和第二重视野之间,因为是故事主人公兼任故事的叙述者,时间上又相距很近,很多时候是合二而一的。当读者通过阅读进入文本,自然可以有不同的选择。他可以像故事中的视点人物桑桑一样,平视故事中的人物,和他们处在同一世界;也可以站在叙述者桑桑的位置,站在高处俯瞰已逝的岁月;当然更需要站在文本给出的隐含读者的位置,在隐含作者的引导下俯视整个艺术世界,理解作者从这个艺术世界中表现出来的意义。这里每进一步,都是一种攀登,作者希望读者做的,就是在这种攀登中完成自身的塑造。

佩里·诺德曼认为,双重性是儿童文学的基本特征。曹文轩是否是在向一种世界儿童文学都承认的文体形式靠近?



李天福作总结点评:

阅读应该是悦读,只为读得高兴,彼此真诚,不为职称,没有表扬,没有那么多功利的考虑负累。今天在这里,大家以自己喜欢的方式,表达我们在悦读中不断的发现,彼此的认同,这实在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情。


(因篇幅有限,文中所有发言均只摘录了一部分)


相约星期二读后感

Copyright © 成都学历教育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