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学历教育交流组

【第三十期乡村读书会】回顾|带一本书到乌克兰

深圳我们书房 2021-01-01 11:59:22

静静的顿河读后感

第三十期乡村读书会预告

2019年10月的乡村读书会(总第30期),我们将跟随“在路上的笛笛”走读乌克兰。本次读书会的主题为乌克兰文学经典。每位书友带一本乌克兰作家的作品,分享其中最打动自己的篇章。从文学的视角来看乌克兰社会历史变迁,了解这个神秘又陌生的国度。届时我们还会参观布尔加科夫、舍甫琴科等几位著名作家的故居和纪念馆。

【地点】乌克兰首都基辅

【主持及召集人】邬晓莉



带一本书到乌克兰

    ——第30期乡村读书会综述


金秋十月,正值国庆黄金周,我们乡村读书会又踏上走读之旅!


去年十月,走读格鲁吉亚的美好时光似乎还在眼前(【第十八期乡村读书会】回顾|带一本书到格鲁吉亚(点击阅读);一年之后,我们又跟随“在路上的笛笛”,开始了为期七天的乌克兰艺术之旅。要特别感谢笛笛的召集和卡地维丽公司的策划组织,使我们远离国内拥挤的假期,去到这些并不是十分热门的旅行之地、原来只熟悉国名的陌生国度,轻松地来一场说走就走、安静愉悦却收获满满、快乐多多的假期短行。



2019年10月“走读乌克兰”的乡村读书会正好是第30期,主题是“乌克兰文学经典”。除了笛笛之外,我们所有人都是首次踏上乌克兰的土地,每位书友都提前准备了一本乌克兰以及俄罗斯作家的作品,出发之前已开始试图先从文学的视角来看乌克兰社会历史变迁、了解这个神秘又陌生的国度了。


“带一本书到乌克兰”,从大家贡献出来的这一份含金量十足、美好而专业的有关乌俄大书单,就知道这是一群多么可爱、认真的团友了。


从香港出发8个小时飞到迪拜转机,机场候机5小时后再从迪拜将近6个小时飞抵乌克兰首都基辅,折腾十多个小时在路途以及飞机上,大家都选择安静的读书,随处可见这样的美好风景,有书在手的旅途不寂寞,有趣的人在一起很快乐。


乡村读书会有关乌克兰书单

  布尔加科夫 《大师与马格丽特》 

  弗兰科《巨蟒集》

  肖洛霍夫《静静的顿河》

  玛琳娜·柳微卡《乌克兰拖拉机简史》

  奥斯特洛夫斯基《钢铁是怎样炼成的》               

  埃默·托尔斯《莫斯科绅士》     

  谢甫琴科《谢甫琴科诗集》

  果戈里《死魂灵》

  尤里•维里楚克《冰冻时光之窗》

  安德烈·库尔科夫《企鹅的忧郁》

  奥兰多.费吉斯《娜塔莎之舞:俄罗斯文化史》

  闻一《乌克兰:硝烟中的雅努斯》





跟着“在路上的笛笛”,不同于一般的走马观花,也没有任何购物景点,我们的乌克兰行程既丰富多彩,又独具走读个性。五六天的时间里,我们游览了乌克兰的城市风光,被誉为“罗斯众城之母”首都基辅,这里有建于11世纪的世界文化遗产——圣索菲亚大教堂,以及整个老城都被评为世界文化遗产、有“狮子城”美誉的利沃夫,自由自在领略了乌克兰极具中欧风情、随处可见的咖啡馆、啤酒馆以及巧克力文化。


切尔诺贝利博物馆、乌克兰二战博物馆,街头书店、二手书集、基辅大学、谢甫琴科公园,无论是专门安排的参观,还是随意逛到的街景,都令我们对乌克兰的人文有了切身的体验,特别是重点参观的乌克兰著名文豪布尔加科夫故居、谢甫琴科博物馆以及弗兰科纪念馆,观看由布尔加科夫小说改编的芭蕾舞剧《大师和玛格丽特》,都为我们的读书会做了充足的前期准备。

离开乌克兰的最后一晚,10月6日晚上,在基辅酒店温暖的一楼大厅,在啤酒、果汁和现场钢琴伴奏下,这次走读乌克兰的重头戏,第30期乡村读书会终于举行了。《大师和玛格丽特》《乌克兰拖拉机简史》《企鹅的忧郁》《乌克兰:硝烟中的雅努斯》《死魂灵》《钢铁是怎样炼成的》《谢甫琴科诗集》《娜塔莎之舞》《静静的顿河》《莫斯科绅士》《冰冻时光之窗》《巨蟒集》,12本杠杠的有关乌俄文学的书单,12位团友精彩的分享,一个温暖愉快、轻松美好的他乡读书之夜,永远留在乌克兰晚秋的记忆中。




下面是读书会各位的精彩分享片段,隔着屏幕、隔着时空,现在都能回想起来当时我们的认真和快乐,每一位团友分享完之后都是掌声和碰杯声,无论是啤酒、橙汁还是伏特加,那个夜晚,我们的杯子碰在一起,都是内心发出的快乐声音。



张楸笛分享:  布尔加科夫 《大师与马格丽特》


笛子是本次走读乌克兰的召集人和卡特维丽公司的负责人,有个公众号就叫“在路上的笛笛”。她说,乌克兰是前苏联时期非常重要的地区,这次朋友们带的很多书原来以为都是苏联或俄罗斯的,后来才发现很多都是乌克兰人,包括今天我要分享的这位著名作家布尔加科夫,我们前天去参观了他的博物馆,他就是乌克兰人,是批判现实主义作家,这本书他从一九二几年就开始写,在他40年去世之后才在苏联发表,而且还是修剪版,戏剧也不能公映,连斯大林本人都亲自给他打过电话,就是提醒他你不能这样写,否则连饭碗都要丢掉。


他确实有批判现实主义精神,那天晚上我们去看的芭蕾舞剧就是根据这本小说改编的,大家看芭蕾的感觉和我看这本书的感觉是一样的,怎么乱七八糟的,一会儿在苏联一会儿在耶路撒冷,一会儿魔鬼一会儿耶稣的。总的来说就是在批判前苏联时期那种盲目的从众心理、极权的审美和思想,有一个主人公是外国教授,又有一个预言家,用来点醒当地的苏联知识分子,比如他们说,我们是无神论者,不相信耶稣的存在,外国教授就以他独特的方式讲了圣经故事,比我之前看到的圣经故事更具有逻辑性,可能以一个无神论者会怀疑事情是否发生,盲目信从政府的观点,我觉得很有意思,印象深刻。整体而言,书中用很多隐诲的东西来批评前苏联的问题,芭蕾舞剧也是一样的具有批判现实主义精神。


  图左,笛子和团友们在看完《大师和玛格丽特》之后与在后台与演员合影

 图右,笛子在参观弗兰科纪念馆时与讲解人合影


布尔加科夫博物馆外景,乌克兰基辅



王宝珍分享:玛琳娜·柳微卡《乌克兰拖拉机简史》


直到分享的前一刻,还真的有人认为这本书讲的是拖机拉的发展史,还别说,这真是一本最先以书名著称的“奇葩书”,记得有个帖子,讲到几名最有名的奇葩书名,这本《乌克兰拖拉机简史》名列第二,第一位的是叫《禅与摩托车维修技术》啥的。关于这本书,最靠谱的一篇书评的标题是《一本被书名耽误的正经好书》。


这真的是一本正经小说,小说作者是在英国长大的女作家,父母都是乌克兰人。她凭这本小说获得了好几项喜剧和幽默小说大奖。


小说一开始就是84岁的老父亲要与36岁的乌克兰女人结婚,本来性格迥异而且关系不好的两姐妹不得不联起手来,要齐心协力“拯救”乌克兰老父亲的幽默故事。虽然已经移民英国多年,但这对老夫妇身上依然可以看到当年在苏联时期生活下的阴影,比如一个细节是她们的母亲生前因为经历了乌克兰大饥荒,极度缺乏安全感,所以即使逃到英国了还要一直在囤积粮食。作为书名的《拖拉机简史》其实是他父亲在国外一直想写的一本无用的书籍。其实讲来讲去,看来看去,可不是什么机械历史,根本就是一本对极权体制的的控诉史。只不过换了一种家常理短的形式,有些地方看得我们还挺亲切和熟悉的。


虽然已为此书正名了,但依然还是被戏称为“女拖拉机手”,对了,据说此书还有一个作用,就是用来催稿,谁有拖拉行为,不妨寄本《乌克兰拖拉机简史》给他,看看管用不。


王芳分享    安德烈·库尔科夫  《企鹅的忧郁》


这是一本黑色的幽默小说。作者是安德烈·库尔科夫,1961年出生于圣彼得堡,算是和我们是同龄人。两岁时,随被裁撤的军方试飞员父亲移居基辅。从六岁就开始提笔创作,嗜好是收集仙人掌。基辅大学就学期间主修外语,以俄语写作。他曾当过记者、编辑、监狱警卫,后来成为电影摄影师,写过无数剧本,第一部小说获得俄罗斯书卷奖,作品被翻译成三十七种语言,在全球六十五个地区出版。他的家庭生活很有意思,娶了一个英国妻子,生了三个孩子,住在基辅,一家五口他是唯一的乌克兰公民。


库尔科夫就是以这本小说《企鹅的忧郁》在西方出名。《纽约时报》盛赞“惊心动魄的黑色幽默杰作!”这本书特别好看,称得上引人入胜,我都看完了,也希望在读书会中传阅。

 

这本书的主人公是讣告作家维克托以及他的宠物企鹅米沙。讲的是,动物园缺钱养不起企鹅了,开放民众认养。领养日那天,维克托把企鹅米沙带回家,米沙不仅有先天性心脏病,还有忧郁症。维克托梦想成为作家,但始终写不出成形的作品。为了养活自己和米沙,他接受了一份奇怪的工作,给报社撰写政商名流的讣闻,报酬优渥,奇怪的是需要在生前写好。

 

渐渐地,他发现这份工作一点都不单纯,甚至非常危险。随着仿佛预知死亡的讣闻陆续刊登,短暂的幸福化为困惑与慌张,维克托发现自己也成了讣闻的主角。杀手在哪?谁又是主谋者?死亡的阴影一步一步笼罩。总之,是环环相扣,引人入胜,惊心动魄的。

 

“我先介绍到这里,留些悬念给大家,好好品读。”


 

程丰庭分享:     闻一  《乌克兰:硝烟中的雅努斯》


这是一本中国人写乌克兰的书,作者闻一,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史所研究员,俄罗斯历史与文化研究专家。在这本书中,着重对俄罗斯与乌克兰的历史关系进行探讨,只是选择了历史上的14个问题,试图说明在千年的岁月中,俄罗斯与乌克兰的关系对各自的历史进程留下来哪些磨灭不掉的痕迹和积重。

 

“我选择其中的第六章:“肥沃的黑土区和灾荒频发区”。在前往乌克兰基辅的万米高空的飞机上,看到下面一望无际的平原,大片的黑土地和森林,星罗棋布的河流湖泊,我被深深地震撼到了。肥沃的黑土地,为什么会是灾荒频发区?”

 

以下为书中第六章节选:


1920年起到1947年的27年中,粮食歉收和严重的灾荒遍及苏联最肥沃的黑土区(俄罗斯的伏尔加河沿岸、乌克兰的第聂伯河沿岸)、西伯利亚和北高加索盛产粮食的地区。灾荒几乎是连续不断的,没隔太长时间就会发生。

 

在苏联时期的粮食歉收和粮荒的进程中,乌克兰是首当其冲的受灾地区,而其中对乌克兰的经济产生严重影响的当算1920-1922年、1932-1933年和1946-1947年的粮食歉收和粮荒,以及随之而来的整个经济、社会生活和政治变迁的综合性危机。

 

列宁明确规定了要从乌克兰征收的粮食和具体的方法。列宁的精确计算和对乌克兰农民的呼吁显然没有起到他所逾期的作用。乌克兰南部和克里米亚的灾荒并没有停息,而伏尔加河沿岸的灾荒不断激起民变。列宁去世以后,斯大林紧缩了新经济政策,执行了一条在全国将资产阶级全盘消灭的政策。


在乌克兰,1932年饿死14.4万人,1933年饿死323.8万人。赫鲁晓夫描述过乌克兰这次灾荒的情景:“不久,关于饿死人的信件及官方报告纷纷向我寄来。然后,人吃人的惨事开始了。”

 

从这一章中,可以明显感觉到当年的惨不忍睹,也从一个侧面,帮助我们理解乌克兰人对俄罗斯的仇视心理。

 

程总是参加过去年走读格鲁吉亚读书会的老会员了,去年是和女儿一起参加,今年和夫人一起来。今年的准备非常充分和认真,看看这满是阅读标记的书就知道了



黄春萍分享:  果戈里   《死魂灵》


死魂灵》在学生时代看过的,差不多都忘了,现在借这次读书会又机会复习一下。俄国的地主们将他们的农奴叫做“魂灵”,死魂灵就是已经死了的农奴。作者是果戈理,我们都比较熟悉的经典作品,出版于1842年。

小说描写一个投机钻营的骗子(吝啬鬼)——假装成六等文官的乞乞科夫买卖死魂灵的故事。乞乞科夫来到某市先用一个多星期的时间打通了上至省长下至建筑技师的大小官员的关系,而后去市郊向地主们收买已经死去但尚未注销户口的农奴,准备把他们当做活的农奴抵押给监管委员会,骗取大笔押金。

小说的创作背景是19世纪30年代和40年代,是俄国社会、经济发生重大变动的时期。所以这本书被评为俄国批判现实主义文学发展的基石,也是果戈理的现实主义创作发展的顶峰。

萍儿是第一次参加乡村读书会的走读活动,准备的特别认真,还专门带来了打印的文字稿,她对旅行的感受也非常细致入微,“其实,对于一个地方的回忆,有客观的景,也有主观的体验;和你同行的人,旅行时的天气、心情和身体状况——有一点不同,都会诞生出完全不同的体验。一个城市,若能带来欢乐的回忆,那么在心里,它便是世界上最美的地方了。”

静静的顿河读后感  “秋色点点,斑斓的记忆”——秋色中的萍儿说


邬晓蕻分享  :奥斯特洛夫斯基《钢铁是怎样炼成的》  


我今天要分享的书是尼-奥斯特洛夫斯基的《钢铁是怎样炼成的》。这是一部根据作者的亲身经历而写成的伟大的文学作品。主人翁保尔柯察金出生在乌克兰一个贫困的工人家庭,因为在神父复活节的面团上撒烟末,被赶出了学校。12岁便开始当童工,社会的黑暗使保尔对周围的一切都充满了憎恶和仇视。在布尔什维克人朱赫来的引领下,保尔参加了革命,成为了一名红军骑兵。1920年秋,17岁的保尔在一场内战中身负重伤,昏迷了十三天后才恢复知觉。23岁时他全身瘫痪,24岁双目失明、脊椎硬化。他凭着顽强的意志,一次次战胜死神,创作出这部激励几代人的巨作。


晓蕻现场朗读了一段保尔重伤住院期间一直负责照顾他的青年医生尼娜-佛拉基米罗夫娜的一些日记,里面记载着保尔怎样以惊人的忍耐力从受伤住院到痊愈的经过。
        

接下来,她给大家朗诵的一段大家都非常熟悉的保尔怀念战友时留下的一段激励人心的话语,引起了全场人的共鸣,相信在年青时代,我们每个人都无数次引用、朗读过这段话,都被激励过、激动过、激情过。时过境迁,多少年后,在保尔的故乡,当全场人几乎齐声背诵的时候,我知道,我们怀念的是我们的青春。谢谢晓蕻,带来了这本书,给了我们这样的永远难忘的记忆。 

 

“人最宝贵的是生命。生命每个人只有一次。人的一生应当这样度过:当回忆往事的时候,他不会因为虚度年华而悔恨,也不会因为碌碌无为而羞愧;在临死的时候,他能够说:“我的整个生命和全部精力,都已经献给了世界上最壮丽的事业——为人类的解放而斗争。”



刘秀丽分享   《谢甫琴科诗集》


这次的走读之旅目的地是乌克兰,我带着《谢甫琴科诗集》 踏上了旅途。


乌克兰伟大的人民诗人塔拉斯·谢甫琴科(1814--1861),在乌克兰文学史上占有很重要的地位,被尊称为乌克兰现代文学的奠基人和乌克兰文学语言的创建者。并赢得国际声誉,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确定为“世界文化名人”。谢甫琴科只活了47岁,一生短暂且坎坷,但其光辉却足以照耀千秋万代去为人类争取自由。


乌克兰著名作家和诗人伊万·弗兰科这样评价谢甫琴科:


“命运毫不吝啬地把一切苦难都加在他身上,但却不能遏止住从生活的健康的源泉里流出的欢乐。只有在他逝世以后,命运才把最美好和最珍贵的财宝给予了他——这就是不朽的光荣,还有他的创作在千百万人的心灵中所唤起的,并且还将继续唤起的那种不断增长的欢乐。对于我们乌克兰人,塔拉斯·谢甫琴科过去是这样一个人,现在还是这样一个人。”

 

谢甫琴科逝世于圣彼得堡,他的朋友们遵照他的遗愿把他的遗体运回基辅,埋在第聂伯河边的一座山岗上,让他的灵魂可以日夜陪伴他的母亲河。

谢甫琴科的《遗嘱》是他最著名最广为流传的一首诗。我翻遍整本诗集后决定分享这首诗。就像是冥冥注定的一样,我们在一个广场偶遇一个二手书市场,广场一侧立的雕像正是谢甫琴科,忧伤的眼神好像正在俯视着芸芸众生。在书摊上有一本绿色袖珍的小诗集,只有一本书的四分之一大小,里面恰恰只收录了一首诗,就是《遗嘱》,而且还是被翻译成各种文字,有法语,英语,日语,韩语,俄语甚至阿拉伯语等等等等,当然,也有我们的中文!当看到中文的那一瞬,心里一荡,眼睛不由得泛起了涟漪。转头望向谢甫琴科的雕像,这究竟是怎样的一种缘分啊!后来随晓莉和健哥逛到一处卖招贴画的书摊,上面有一张很旧的谢甫琴科在26岁时自己创作的自画像,只有一张,健哥和晓莉慷慨割爱,将画送给了我。如此意外的收获,我觉得自己好富有。

 

读书会上,我给大家分享了《遗嘱》的部分段落:

 

当我死了的时候,

把我在坟墓里深深地埋葬,

在那辽阔的草原中间,

在我亲爱的乌克兰故乡,

好让我看见一望无边的田野,

滚滚的第聂伯河,还有峭壁和悬崖;

好让我听见奔腾的河水

日日夜夜在喧吼流淌。

…………

愿大家不要把我遗忘,

常用亲切温暖的话语将我回想

 

在谢甫琴科的祖国乌克兰,在他毕生热爱的家乡基辅,在这个美好的夜晚,我们坐在一起,一起分享谢甫琴科的《遗嘱》,应是对他最好的纪念吧。



秀丽在乌克兰买的那本袖珍诗集《遗嘱》里的中文翻译


秀丽在读书会上展示她的“富有”


杨蕾:奥兰多.费吉斯《娜塔莎之舞:俄罗斯文化史》


杨蕾也是第一次参加读书会的新成员,但她这次带来的书却是最重的大部头,而且认真做了案头准备工作,书上满是阅读的标记。这是非常有名的理想国译丛中的一本,她首先介绍了一下作者,特别是有意思的书名。


作者奥兰多·费吉斯在俄国历史、文学、文化和哲学诸多领域的都有纵横捭阖,将史学的求实与文学的想象有机结合,他每部著作的书名都巧思命名,因为他认为书名即是书的灵魂。《耳语者:斯大林时代苏联的私人生活》也是他的作品。


《娜塔莎之舞》的书名则典出俄国大文豪列夫·托尔斯泰的皇皇巨著《战争与和平》的经典片段。“娜塔莎”是一个多么清丽的俄国姑娘的名字,它与另一个中国人熟悉的“卡秋莎”一样是极为流行的俄国女性的名字,“娜塔莎”意为“诞生”。“娜塔莎之舞”揭开了俄罗斯“文化认同”和“身份认同”的创伤。代表了独特的俄罗斯民族“性格”和“民族心理”。


这样一部大部头作品,不可能短期内读完,但通过这次“走读乌克兰”开了一个好头,回去要好好通读一下。杨蕾说,“这次旅行感触颇深,与以往的旅行很不一样。以读书会为引线,了解了很多乌克兰的历史、文化,旅行就不再只是浮于表面的景观,对这个民族有了比较深的理解。因为了解,所以亲近、慈悲。”


             杨蕾看过的《娜塔莎之舞:俄罗斯文化史》




张健分享:   肖洛霍夫《静静的顿河》


我在大学读过四册一套的巨著除了《约翰·克里斯朵夫》,就是这套也是四本的《静静的顿河》了。觉得特别有价值,作者肖洛霍夫跨越沙皇到苏联,一直到1984年去世,能够获得诺贝尔文学奖,还能去领奖,在斯大林时代还被认可,很难得。小说写的是1912年到1922年间的事,从1926年写到1949年,写作过程很长,以致于被怀疑是否独立完成。他是在顿河边长大的,有生活经历,他描写顿河的风景、人物和我们小时候在河边长大时是一样的,特别贴切,其他没有生活背景的人是写不出来的。

 

他对中国作家的影响,现在看来公开承认受他影响的,有陈忠实《白鹿原》,余华《活着》,路遥《平凡的世界》等。他用白描的手法,很生动形象,一点不枯燥,写格利高利,很复杂,没有写成高大全式的人物,很难得,150万字的含量,细腻生动,可以一气呵成的读完。这部作品的翻译也很好,文字生动而且生活化,北方生活有身临其境的感觉,我认为最好的版本是金人翻译的。

 

故事讲到格利高利为中心的一大家族,最后活下来的只有他自己和一个儿子,一个哥萨克青年,在顿河边长大,非常坎坷,经历了19121922年,俄国二月革命、一战、十月革命,布尔什维克夺权,参加过红军、白军,最后回到老家,十年之间家里人差不多都死光了。国家的命运对个人的影响,民族在社会中的地位,个人的命运,个人和家庭,下一代的传承等等,都写的非常深沉。感到人过五十,想的特别多,特别容易感动。

 

作者的母亲是乌克兰人,是哥萨克人,在顿河边长大,小说中有哥萨克人的生活描写,打仗时自己备马。我们在市内看到的那个雕像特别形象。“静静的顿河流淌的是爹娘的眼泪。”对顿河的描述特别生动感人,很多细节,拍成的电影都不用剧本,直接照拍就行。

 

现在就感觉时间不够,要不很想好好再看一遍,很怀念那个以看小说为乐趣的年代。很难用十分钟的时间讲一部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巨著,只是觉得,个人的命运与时代、政治紧密相连,很难安身立命,他们最后只能把希望寄托在下一代上。



图左,基辅市中心,哥萨克人雕像

图右,参观哥萨哥人村庄,基辅

 


黄晓茜分享:  埃默·托尔斯《莫斯科绅士》 


这本书既不是乌克兰作家也不是俄罗斯作家的,这是他的第二部小说,听说被拍成电影。书差不多有600多页,我在来乌克兰的路上,从中国读到迪拜,从迪拜读到基辅就读完了,收获很大。


《莫斯科绅士》出现在比尔·盖茨2019年夏季书单上,这本1964年出生的美国人埃默·托尔斯写的小说,相信会带给你许多不同的感受,比尔·盖茨说《莫斯科绅士》什么都带那么一点”,我的感受是:在命运的一双魔爪下,有两条救赎之道:勇气和智慧!


书中的伯爵名叫亚历山大·罗斯托夫,也是《莫斯科绅士》一书中的主人公。而米卡伊尔是伯爵在圣彼得堡帝国大学学习时认识的,他来自贫民阶层,但他热爱音乐、文学与艺术。


“在读《莫斯科绅士》的过程中,我总会不由得想起年少时读过的《基督山伯爵》,工作后反复看的电影《肖申克的救赎》,亚历山大·罗斯托夫与爱德蒙·邓蒂斯、安迪何其相似!在漫长的满是苦难与无望的岁月里,罗斯托夫伯爵在酒店各色人来往的间隙里以幽默的绅士风度和乐观积极的生活态度来捍卫自己的世界和精神自由,他遇见了很多有趣的人,也更有智慧和勇气,带着尊严去面向这个现实世界的压迫和暴虐。最后,为了所爱的人,他逃离了酒店,智慧是他的救赎之道。”


晓茜老师无论是现场分享还是文字整理,都非常认真,她为本书专门写了一篇《命运与救赎》的读后感,我们将在乡村读书会的读书笔记中专门分享全文。


 这就是晓茜在旅途中的读书情景

 

苏拉分享:  尤里•维里楚克《冰冻时光之窗》


我今天分享的是应该是最小的一本书,是乌克兰当代文学作品,都是短篇小说,作者是乌克兰文坛的传奇人物,在中国或西方世界并不是特别出名,但被看好,这本书是作者首部中译本。作者就是出生在乌克兰北方的一个小城,从上世纪七十年代开始写作,他代表了乌克兰当代一流作家的、果戈理的传承,是乌克兰政治最不正确的反对派作家。名气很大,但作品被禁,在大学时期写作时家中经常被警察搜查,为了安全起见,他搬到利沃夫,一直居住到现在,今年67岁。所以在苏联解体后,他成为乌克兰重获自由后的第一代作家,代表了这一代作家的最高水准。在读作品中,我对他这个人表现出的丰富性非常有兴趣,他长得像巴尔干人,乌克兰语又讲得怪声怪调,他就借助这个特点,自称是来自南斯拉夫的作者,他编了一个地球上从来不曾出现过的国家,以翻译这个不存在的国家作家的名义写作,以此逃避追查。在他所有的讽刺作品中,都去制造了这个国家,并隐喻红色政权。在创作的二十多年间,他的作品不断被禁止和罚款,据说每次罚款后都有很多人给他捐款,金额刚好够他的罚款。他就觉得有必要继续从事这个事业,他让当权者很不高兴,而他又没有财产损失,所以他不断地创作。


他的丰富性在于经常用诗性的语言在写一个悲怆的时代,用写在那个苦难的年代乌克兰人的生活,经常会写些低俗的色情的东西,也能创作诗意的高雅的作品,他是特别丰富和复杂的结合体,他写的低俗小说《黑夜少女》一出街一夜传遍大街小巷,白天声讨他的正统人士晚上会偷着看,作为作者他洋洋得意。后来政治形式改变后,他开始创作《利沃夫三部曲》,这是他比较出名的作品。


我读完的最深的感触是这本书屝页上的一句话,“除了野蛮国家,整个世界都被书统治着。由此我想到此行我最大的收获是,那天参观布尔加科夫博物馆时,在最后一间房里,把灯关上透过墙上的一面镜子,看到里面的星空闪烁,作者《白军》的最后一句话是,“很多人最后都变成了天上的星星,为什么我们常常忘了仰望星空。”那一刻,我真的热泪盈眶了,一个悲怆的年代可以成就一个伟大的作家,而伟大的作家又用自己的文字雕刻了烙上了时代的记忆,为我们后来的人所记忆,所以时代和作家是交相辉映,彼此成全的,我们这些后来者能见到笔下的时代,很感动。


布尔加科夫博物馆内景和院子



邬晓莉分享:   弗兰科《巨蟒集》


接着苏拉分享“最小的一本书”,我这本应该是“最旧的一本”了,我在网上淘的二手书,来自上海培进中学图书馆的馆藏替旧书,除了谢甫琴科,弗兰科是真正的、不多的乌克兰作家、比较早的介绍到国内的。我们那天在利沃夫参观他的博物馆,很激动,当可以走进一个作家的生活和创作环境时,所有的一切都更加真实和有意义,我更觉得,是苦难的时代成就了一批伟大的诗人和作家,他受谢甫琴科的影响很深,而且我真的觉得世界上有天才,他总共写了五千多篇作品,翻译了很多著作,最早把马克思著作译成乌克兰语的。这是一本两部短篇一部中篇和一部剧本的集子,在读的时候,我特别深的感受到,有点像中国延安时期、萧红时代的作品,描述底层小人物像沙皇时代受压迫的普通人的生活,在呼唤大革命的来临。他有悲天悯人的情怀,但没有很强的革命意识,希望老百姓过上好的日子,为劳苦大众呼喊的,有别于政治作家。


都说时代在进步,我感到思想有时却没有进步,不断在重复自己。书中有两篇是和教育相关,有点像《窗边的小豆豆》,有些儿童不是常规性的,被扼杀的天才,被强行的扭过来,像书中有个叫小米龙的儿童,有个性,爱思考,结果各种被嘲笑。

 

“对米龙有什么期待呢?这样的幼芽能开出什么样的花朵呢,结果是不难预料的,在我们的村庄里经常会这种奇怪的现象,他们的一切在幼年时代就与众不同,无论是步态,头发和举止言行都是这样,如果这样的孩子一生不得不在简陋的农舍度过,如果没有清醒的认识,如果父母无教养,如果孩子从小就压制他的个性和思想,他将成为平常那样的人,将会扼杀孩子生来的就有的独特爱好,孩子身上一切没有被挖掘出来的才能就会被幼小时期减少和枯竭,小米龙会成为一个天才平平的主人,小孩子那种没有被扼杀的活性的机敏个性会向着坏的方面而不是好的方向发展,他一定会成为一个鲁莽无知的人,成为一个想入非非的的怀着恶心去蒙骗别人,如果这样的孩子有一个爱他的,不太贫穷的父亲,这个父亲希望而且有可能竭尽全力给自己的孩子打开通往世界的大门的话,到时之后孩子的前途会怎样,你一定会认为孩子的前途会好转,会像人们平常所说的那样,得到好的命运吗,事实可能不是这样的,小孩在学校里如饥似渴的念书,如同病人需要新鲜空气一样,因此当他认识到科学真理,从学校毕业的时候他必想实现这种科学真理,小米龙将会成为这种科学真理的热烈的传播者,他将把这种科学真理带给故乡的每家每户,带给那些愚昧无知、不幸的人们,但是,他的命运将是不令人羡慕的,他将会认识监狱的墙壁,各式各样的矿坑,各种人压迫人的暴行,最后或者在什么地方陷入贫困之中,或者孤林林的呆在茅屋之中,或者染上在监狱里带来的使他过早丧命的疾病,或者丧失了革命真理之后,开始借酒浇愁,走到醉生梦死的地步,这就是可怜的小米龙。”

 

他肯定是想到他自己,他三次被抓进监狱,染上了各种疾病,一生痛苦、敏感,所以他可能就是这样的一个小米龙。昨天去到他的博物馆,感觉幸亏有他身边人的资助,有老婆相助,有四个孝顺的孩子。


上帝有时也是公平的,拿走了他的东西,也给了他东西。很多人爱戴他,他也激励了很多人。

 

图左,邬晓莉校长在布尔加科夫博物馆前留影;

图右,在弗兰科故居的合影







再见,美丽的第聂伯河;再见,乌克兰的晚秋

期待下一班乡村读书会的走读之旅吧



关注我们书房,关注乡村读书会 静静的顿河读后感

Copyright © 成都学历教育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