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学历教育交流组

60后的青春:匆匆那年

让笔重生 2020-12-26 15:39:37

静静的顿河读后感


古巨基用70后男人的领悟解读《匆匆那年》,笔者用80后男人的眼光替60后的前辈们抒发他们意识到或者没有意识到的“青春情怀”。

这段文字既不能算诗歌,也不能算歌词,原本是一个“命题作文”,已删去了主流的歌颂部分。部分语言不够流畅,只因为原本预计朗诵出来,押韵是一个重要的考虑。


匆匆那年,我们可能经历太少世面,以为整个世界都装进大学校园;

匆匆那年,走不完法桐树下的石板,在路边偷看你羞涩的脸;

匆匆那年,最喜欢坐在自习室的窗边,看细雨里漂浮的几朵花伞;

匆匆那年,只记得硬塞给你的第一封情书里,还照搬了《第二次握手》的片段。

我们的故事,

时光荏苒;

静静的顿河读后感 我们的青春,

匆匆那年。

那时的天空很蓝,不需要大落地窗也可以看得很远;

那时的生活很简单,枯燥的三点一线却没人厌倦;

那时的光阴流得很慢,所以扬言要把图书馆的书都读完;

那时的我们从不食言,说好的友谊万岁,就用一辈子去珍惜、思念。

那时候没有KTV,音乐来自沙哑的无线电,水手、星星点灯,还有外婆的澎湖湾;

那时候没有科比乔丹,但我们见证了中国女排三连冠,还有那句响亮口号:为祖国健康工作五十年;

那时候没有夜店,但我们喜欢一群人秉烛夜谈,聊居里夫人的实验或《静静的顿河》的读后感;

那时候人与人的沟通无需网络互联,但聚会从没人来晚,我们彼此真诚倾听,不必聚在一起又低头去刷朋友圈。

大学四年的问卷,

学习是唯一的答案;

梦想要和时代相连,

只为四个现代化尽早实现。

毕业那年,好像一切都发生了改变,

我们焦急的等待分配,像是等待命运的审判;

我至今还保留毕业留念的几张老照片;

像时光机,记录了我们依依不舍的瞬间。

离校的前一晚,班长组织我们最后一次聚餐,

听说现在的大学生叫它“散伙饭”;

你拉我到角落悄悄地问,再相见要多少天,多少年;

我泛着泪光答道,我等你,即便你奔海角,我在天边。

分别,还是在我们相识的车站;

我们踏上了同一个站台,只是你我的列车停靠在两边;

上铺的兄弟说,一团火散作满天星,何必感叹;

20岁的我们开启了新征程,沿着调函上写好的路线。

十年前的邂逅,在街角的咖啡店;

我红了眼,你红着脸;

你轻声说了一句:好久不见;

我不禁感慨,青春不复,时光做茧。

如今的我们,早已跟不上80、90的潮流观念,

他们要拼命练出人鱼线,而我们却在担心自己的发际线;

我们最珍惜和家人相聚的时间,

他们却喜欢孤独地旅行,总想和这个世界谈谈。

毕业后的三十年,拼命工作早已是我们的习惯,

习惯了把行业研究报告多看几遍,或在宏观经济研究中寻找灵感;

喜欢阅读经济学、金融学的大部头,期待翻开哪一页文献就找到市场经济的五维空间;

睡觉前总要更新一下Outlook,默默为我蛮拼的“战友们”点赞。

我们知道这个世界总要交到80、90的手里边,

但总希望在交接之前,它还能比现在好一点,

我们谨慎的兑现这一代人的誓言,

因为每一句承诺都会影响下一代人的价值观。

我们的青春,见证了无法想象也无法解读的“开放”三十年,

我们毕生努力,已经掀起改革的波澜,

浪潮可能会慢慢平息,也可能会巨浪滔天,

唯有青春接着青春的流转,才会让世界版图上印照出清晰的中国宏观。


2015年2月7日 北京

静静的顿河读后感

Copyright © 成都学历教育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