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学历教育交流组

问君西游何时还——怀念鲁迅先生

山威昕潮文学社从1987到未来 2021-02-11 14:01:36

问君西游何时还 鲁迅先生珍惜时间

——怀念鲁迅先生

“一个没有英雄的民族是可悲的民族,一个有力英雄却不懂得敬爱和爱戴的民族是不可救药的民族。”——题记



一扇朱门,一方竹园。可爬花坛折梅,可攀桂树寻蝉。三味书屋内,一个少年在繁重的课业生活中穿梭。为了激励自己,他特意在桌面上刻了一“早”字。

恍然间,一枝腊梅落入他眸中。是啊,曾经青涩的面孔已不再了少年已往了。独处于高而冷的天空下,那瘦削的面庞是岁月风霜雕刻成的果断与刚烈,漠然的外表彰显着内心的肃穆。月光将他眼中的光亮反射,那是一种让人心痛的光芒,直直地插在这片他深爱的土地。



嬉戏怒骂里——皆成文章。

鲁迅始终坚持直面人生的写作,深谙世故而不世故,离开了中国传统中庸思想的束缚。他的独特在于以以一己之身,凭着“举世非之而不加沮”的勇气,在一片诺诺之声中做谔谔之士。文章如笔走龙蛇,不黏不滞,充满了凛冽的寒气且锋利无比。无论是在哪篇杂记里,“猛士精神”都一样存在,鲁迅以其并不高大的身材,成为维护中国文坛正义与良知的中流砥柱。



风雨如磐下——斗争前行

鲁迅是中国文坛的清道夫,穷其一生渴望与愚民之流的“正人君子”一直斗争。“时日曷丧,吾及汝皆偕亡”的殉道者姿态是多么孤独、多么悲壮、多么彻底!每当有重大政治事件发生,总有一些文人当政者开脱。鲁迅此刻拍案而起,诅咒他们。真实的先生不是《野草》中形而上化的诗人,不是杂文中批判性的犀利者,而是“中华民族新文化的方向”,是文坛的清道夫!



漫长百年后——精神丰碑

鲁迅先生具有自我反省和自我批判精神,达到批判他人及社会的高度。鲁迅的批判是“忧愤深广”的:指向国民精神奴役的创伤,如阿Q精神;指向千年文化的积弊,如“吃人的礼教”;指向国人的日常道德,如“老太摔倒无人扶”……他的思想是冷峻的,但心是热的。他希望“沙聚之邦,转为人国”,称赞“为民请命的人”是中国的脊梁。他寄望于青年,认为他们代表了未来。他以自己的绝望抵抗为知识分子作精神标杆。




鲁迅先生与这个民族做了最长久的厮守,他深深地爱着这个民族,以恨的方式。因他的勇气、深刻、孤独以及从在世时就已经开始承担的误解,他成为了他自己。历史百年风云变幻,关于鲁迅先生的言说本身就是一部完整的现代史。“三千年未有之大变局”造就了一大批大师学者,他无疑是最出类拔萃的一个,成为中国近现代的重要精神源流。尽管他的内心狂热尖刻,尽管他的语言有些晦涩与痛感,但我们仍希望,在历史长河中,这种声音的回荡,希望这份理性之光与批判精神永垂不朽!


鲁迅先生珍惜时间

国人何其有幸,从此了解到一个伟大的猛士;民族何其有幸,从此拥抱了一个伟大的灵魂,中华文学史自此不再孤寂。

先生遗风,山高水长,万世敬仰。


鲁迅先生珍惜时间

Copyright © 成都学历教育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