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学历教育交流组

韩松落:后青春期的诗与歌

李广平 2021-02-07 08:36:43

后青春期的诗歌词

后青春期的诗与歌

——我听韩松落作品专辑《靠记忆过冬的鸟》

 

文:李广平

  后青春期的诗歌词

    韩松落的文字,一如其人,既有细腻温馨、优雅浪漫、洞烛幽微、豁然开朗的一面,也有纵横捭阖、怒河春醒、狂野长风的大开大阖;无数的人们被他的专栏文字感动,引领,追随,迷醉。我曾经给韩松落的一本书《他们的她们》写过这样的话语:“松落真是她们的知心人,对那些演艺人生的江湖儿女,他用体察入微隐秘细致的笔触,用一副温厚与怜悯的心肠告别苍凉绝望;在这些繁花女子身上,不仅看到了花开的灿烂闻到了馥郁的芬芳还看到了落叶的缤纷与离别的惆怅。真如他在书扉页写给我的两句诗:小溪春深处,万千碧柳枝。”他的专栏文章一纸风行,被许多音乐电影图书爱好者奉为心头挚爱。 


(韩松落:你记住的只是我的歌吗?2016年7月李广平摄于那拉提草原。)


这一次,他却转身而行:给我们带来了一张唱片专辑《靠记忆过冬的鸟》,在旋律与歌词的缓慢涌动中,我听到了遥远的后青春期的诗与歌,听到了“金盏花”开的声音,听到了“紫花地丁”盛开时姑娘芬芳的歌唱,听到了“黑松林的”的神秘“传说”,听到了“和田小夜曲”的悠扬飘荡,听到了从“寂寞的小城”传过来的最热情的歌声。这些配上旋律的歌,丰富了我对韩松落的整体印象,他不仅仅是一个在文字上面疯狂舞蹈的手工匠人,他还是一个音乐的魔术师,用最简洁的旋律,唱最感人的歌曲。



(韩松落:汗血宝马,你还好吗?2016年7月李广平摄于那拉提草原。)

 

    很明显,这些旋律来自新疆、来自他手中的吉他,来自80-90年代的台湾校园民谣与欧美民谣的融合,这是构成韩松落歌曲的重要组成部分,这些也是印刻在他成长路上的文化密码。我特别欣喜的是:他用整合文字的高超技能,完整地转化为心中的旋律,他的旋律太好听了!这简直是作家型歌手最让我惊讶的专辑:也许是因为太多的“诗人歌手”让我失望,因为很多文字和旋律无法相容无法相亲相爱而成为迷人醉心的歌曲,在审美这一关上就无法超越而让人无法投入倾听。他的文字和旋律的咬合度、紧密度、节奏感、歌唱性都浑然天成,“仿佛水溶于水”,顺滑、自然、没有半点别扭,听之让人觉得他是一位受过严格训练的作曲好手,让人心服口服。在作曲方面,我非常推崇他的《黑松林的传说》和《血色黄昏》,“衰草如天钟声晚人去烟尘远,寒烟四野孤星火,今夜系马何处,让短刀伴你走天涯,斩断红尘牵念,再相见生死两茫茫,只有续缘在来生。”这是黄霑和顾嘉辉的隔代传人啊;虽然林宝的演唱因为音区的问题没有我想象中的豪迈激情,但一种生命的豪情壮志却在行云流水的旋律中得以宣泄激荡,让我们看见西北苍茫大漠的孤烟升起,听见马蹄声响,领略到中国民谣最粗旷自由却又浪漫深情的一面。


(韩松落:酒酣耳热之际,听我高歌一曲。2016年7月李广平摄于那拉提草原。)

 

这张专辑,有大半的旋律弥漫着浓郁的新疆元素,这源于韩松落出生于新疆和田,长期生活在西北兰州;而一个人的童年记忆深刻影响了他对音乐的取舍,这也是韩松落有别于其他词曲作家的标签性的音乐印记。但是他是台湾人文音乐深深浸入的一代青年,所以他的歌曲里面也有浓郁的人文情怀,而且旋律也是自觉不自觉地涌上来很多我们似曾相识的人文诗意的呈现,如最明显的就是《归乡》,它让我想起了三毛和李宗盛的《七点钟》,“黄昏的火车启动要带我离开这个伤心的地方,我要去的是我魂牵梦绕生长的故乡;那温暖的晚风吹我潮湿的脸庞,心儿像长了翅膀,带着我所有依赖像一匹白马飞奔到你的怀抱。”怀旧中带有新颖的意象,不羁中带有一种自由的勇气,让我们感受那些奔跑如风的青春依然烫手,那些流失在岁月深处的诗句依然闪亮,真是无比美妙的体验。


 

这是一张迟到的专辑,却完全无损保鲜期漫长的青春美好。可是,如果20年前我遇见韩松落,我会向他发出“你在他乡还好吗”的问候吗?在我眼里,韩松落其实就是我当年遇见的李春波、洪启、何力等等创作型歌手,我喜欢他们,也会尽力帮助他们。我想起了我们2016年的新疆之行,这是我第一次见到神交已久的韩松落。他为李思琳专辑《单纯时刻》写的序言,依然让我感觉到一种久违的青春感动,那扇生命的“蓝色之门”是多么的让人向往啊,那些温暖迷人的文字,将也会是李思琳成长路上最迷人的路标。那一次新疆采风幸运的事发生了,松落为他20年前写下的歌曲找到了最好的归宿:音乐制作人芮文斌先生慧眼识歌,决定为这批迟到的歌曲全新制作,确定由歌手侃侃、林宝、李海音、虞雨舟、栾鹏祥、李东信、丁一凡等人演唱,精心的编曲制作,耗时将近两年,才完成这张精美的专辑,这张值得你聆听十遍以上的专辑——这也是我衡量一张专辑的唯一标准:有多少张专辑值得您聆听十遍以上?第一遍我听旋律,第二遍听歌词,第三遍听编曲,第四遍听歌手……,我不得不说,细节很丰满,情怀很温润,感情很悠远,思念很悠长;你想要的诗与远方,韩松落一股脑都端给你了。我还不得不说:尽管松落演唱得也不是不能听,但选取这些歌手演唱他的歌曲,还是丰富了他歌曲的内涵,魅力各自品尝。其中林宝演唱的三首歌曲都非常出色,技高一筹,她有和松落心灵相通的感觉。



 

和朴树那种“永远的少年”情怀不同的是,韩松落是一个“成熟的青年”,他的歌曲,没有像朴树那般“滚烫的生命激情”、没有“奔跑着、歌舞着、风驰电掣着”的摇滚情怀(李皖语),更多的是沉静的明亮的内省的,就算在苦难面前,他也是宽容待人处事恢宏大度的把苦涩留给自己咀嚼把春天的温暖给予他人的“暖男”形象:“我想我等不到春暖花再开了我终将倒在离灯火只有一步之遥我像是一只靠记忆过冬的鸟我小小的秘密藏在春天深处。”我非常喜欢这首主题之歌;“我的心已经唱尽人世的悲歌,我终将倒在离星辰只有一步之遥,白色的野杏花划出葱绿的波我小小的呼吸藏在河流深处。”太美了,太微妙了,太安静而清澈了,生命的悲哀与无奈、温柔的逝去与不舍,配上栾鹏祥干净的声音和内敛深情的倾诉,我竟被深深感染了,仿佛做了一个谜一样的美梦,去到了一条永远流着叫“青春”的河水的大河边上,看波澜起伏看阳光反射,感叹生命的刹那与永恒。《黑松林的传说》拥有同样的感觉,故事里面的吟唱,简直是一部怀旧短片,有惊悚的情节有爱恨交加的画面,却给人含蓄的美感。韩松落沉迷于三十年代的电影和八十年代的台湾人文歌曲的时光深处,拥有一个他自称为“老灵魂”的心灵,他自语:“鸟类是靠记忆过冬的,要靠记忆,在冬天把夏天储藏起来的食物一一找到。年轻的时候,要尽量多地储存音乐,因为有一天,即便是这样虚幻的储存,也是非常非常重要的依傍。”为此他专门出版了一本描绘自己听歌心情的书籍《老灵魂》把自己的记忆食粮分享给有同样“老灵魂”的知音们一起倾听回味,余韵悠长。



 

我想起了我们在2016年初夏的新疆之行,回头看手机的图片,松落似乎是个存在感不强的人,他太安静了,永远躲在镜头外面;好不容易喝了点酒拿起吉他唱起歌,他依然是安静地唱,不事张扬。但是他的歌曲记录了他的心跳:这么多年过去了,从他的歌曲中,我依然深深感受到他的滚烫却不灼伤手的青春。他的青春没有幻灭,没有尘封,没有失去,没有沉沦;却也没有热泪盈眶没有空虚无聊没有灰飞烟灭,他就是那样微笑着和青春说再见,更自信更宽容地与青春的自己达成和解。美梦渐醒,清晨的阳光出现,鸟儿即将高飞,您的记忆苏醒过来了吗?让我们一起走吧,带上这些美好的歌儿,明日天涯,继续歌唱。



 

2019年5月30日星期四

 

 



 

亲爱的朋友,如果您喜欢这张专辑,请做如下动作:

 1、上“星外星”的官网“享乐音乐商城”购买韩松落《靠记忆过冬的鸟》CD专辑,留住青春,珍藏爱情,支持原创,感受美好;

CD-专属购买链接及二维码:https://dwz.yyq.com/I3miyu


2、点击“阅读原文”聆听韩松落作品专辑《靠记忆过冬的鸟》。

 

 

 

 

后青春期的诗歌词

更多推荐

Copyright © 成都学历教育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