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学历教育交流组

后青春期的诗|[来一场暴露年龄的演唱会]系列

江苏宏邺律师事务所 2021-02-06 13:41:13

后青春期的诗歌词

一场暴露年龄的演唱会|系列


01
五月天

后青春期的诗


你决定不恨了

 也决定不爱了

把你的灵魂关在

永远锁上的

躯壳

这世界笑了 

于是你合群的

一起笑了

当生存是规则不是

你的选择

于是你含著眼泪

飘飘荡荡

跌跌撞撞的走著



1

前段时间看了一部关于披头士的纪录片,《let it be》,出品时间1970年。里面有他们练团时的一些场景和最后一场公开合体演出。那时,四人的关系已经岌岌可危,列侬在和洋子恋爱,专心制作他们自己的音乐。电影里不断反复出现一句歌词“Get back,don’t let me down”。

约翰·列侬最终被狂热歌迷枪杀。能理解阿信在一篇博文里所说的,这些年对热情抱持一定的距离。与他们的偶像The Beatles 不同的是,五月天一直不断回望出发的地方,做很多他们自己认为有意义的事。

真正的热爱一定是理性而节制的。就像五月天的伯乐李宗盛在9号专辑发布会上所讲的那样,其实我没怎么关注他们,至多在五个人准备新专辑的时候会问问公司的人,有没有吵架啊,有没有要解散。

演唱会开始前有一段视频征集歌迷对五月天的表白。

—如果是你,你会说什么呢?

—很喜欢你们的音乐,希望你们一直唱下去,唱到80岁。


2

听一场演唱会也是颇费周折的事情。抢到演唱会门票本身就是小概率事件。但其实每个歌迷也都是普通人,但当歌迷汇在一起塞满了8万人的体育场,创造了五月天的奇迹。

现场的气氛很热烈,我也几乎全程跟着挥舞荧光棒。虽然第一次离他们这么近,但仍然只能看到舞台上很小只的人影晃动。十月份的上海夜凉如水,在回去的路上,想着青春里非做不可的事又少了一件,有一点小小的失落。

从刷了N遍视频的2010年鸟巢“追梦DNA”演唱会,到近在咫尺却错过的2012年五台山体育馆“诺亚方舟”演唱会,到2016年上海体育场“just rock it /就是”演唱会,阿信已经40岁了。终于赶在自己和他们老去之前听了一场五月天的演唱会,虽说总觉得错过了主唱大人的颜值巅峰和创作高峰。


3

他们渐渐地不再是以作品取胜。我相信,就算他们五个仅仅是在台上聊天打屁,歌迷也依然舍不得离开。一直以来、一路走来,他们硬是将自己活成了一面旗帜,就像是麦田里最后的守望者。

越长大,越被鸡毛蒜皮的事挟裹,越体会到自由的可贵。比如,去听一场演唱会的自由,读一本自己喜欢的书的自由,不做不喜欢工作的自由,不被流言蜚语、无关意志挟裹的自由,等等。这也五月天摇滚诗的精神之一吧?在做自己这件事情上,永远永远不要妥协。


4

他称自己的作品是摇滚诗。

说他的作品是诗,我想没人会反对。

所谓摇滚,大概就是不知道会不会成功,也依然在歌唱比赛的表格里填上了五月天的名字;大概就是明明知道不可能唱到天亮,也还是一首接一首地唱下去,至少要更接近天亮一点;大概就是明明知道就算最后唱到喉咙嘶哑,这个世界也不会一点改变,也还是把最后一滴摇滚的血液都奉上了;大概就是明明知道有一天我们都将被这个世界完美地驯服,也依然放肆、倔强、顽固地抵抗着;大概就是他所说的就算全世界都被冰雪染白,我也会在世界的某一处为你倔强地绿着。


欢迎来到摇滚诗的世界。





谁说不能让我,此生唯一自传,如同诗一般,无论多远未来,读来依然一字一句,一篇都灿烂



声 明: 

本公众号所刊登的文章、图片、影像资料等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非江苏宏邺律师事务所或其律师出具的正式法律意见或建议。如需转载或引用该等文章、资料的任何内容,请注明出处。未经本所书面同意,不得转载或使用该等文章中包含的任何图片或影像资料。如该等 文章、图片、影像资料 有任何触犯第三方知识产权的可能,请及时联系本所,本公众号将于确认后及时删除。


地址:南京市华电路1号1号楼B栋

邮箱: hongyelawyer@139.com

电话:(025)86583500

后青春期的诗歌词 传真:(025)86583511

邮编:210028


举善法之器

弘君子大德

宏邺律师事务所

长按关注





后青春期的诗歌词

Copyright © 成都学历教育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