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学历教育交流组

2019经济学诺贝尔奖|我们为什么摆脱不了贫穷

周四的日记 2020-11-15 12:23:53

孟买日记

10亿人生活在每天0.99美元以下,数万亿美元的援助未能救他们于水火之中,他们,依然深陷贫穷的陷阱,前路不明......

——《贫穷的本质》


北京时间10月14日,瑞典皇家科学院将2019年诺贝尔经济学奖授予阿比吉特·班纳吉(Abhijit Banerjee)、埃斯特·杜弗洛(Esther Duflo)和迈克尔·克雷默(Michael Kremer),以表彰他们“在减轻全球贫困方面的实验性方案”。


瑞典皇家科学院表示,三位获奖者的贡献将贫困问题分解为教育和医疗保健等领域更小、更精确的研究性问题,从而使问题更容易被解决



诺贝尔经济学奖在颁奖辞中写道,2019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进行的研究,大大提高了人们抗击全球贫困的能力。在仅仅20年的时间里,他们以实验为基础的新方法改变了发展经济学


获奖结果公布后,诺贝尔经济学奖评委会委员托斯滕·佩尔森(Torsten Persson)表示,评委会表彰这三位获奖人基于多重原因:一来,三位获奖人研究的如何减贫的主题,是关乎人类命运的重要议题;二来,获奖人用试验性的研究方法来寻找可靠解决方案,包括贫困的根源是否被掩盖,如何能够找到更有效的减贫方法;同时,三位获奖人的研究经过时间检验,通过干预措施,对减贫起到了实际的效果


埃斯特·迪弗洛、迈克尔·克雷默、阿比吉特·班纳吉


01.

通过实地调研挖掘贫困根源,惠及数亿人


如何帮助欠发达国家脱贫?在上世纪八十年代,这个问题的答案略显宏观:对比国家之间的宏观数据,得出的结论通常是“资本不够”、“劳动力不够”。这样的结论听上去有道理,而实际操作起来很难对政策有帮助。进入九十年代,微观的实验性手段流行起来,学者开始细致地研究村落内部、甚至每家每户的真实发展动态,通过实地调研找到贫困深层原因


三位获奖经济学家便是通过实地研究来挖掘贫困的根源,并在实践中表明哪些政策真正能起作用。如何解决贫困,这是一个艰巨而宏观的世界性课题,他们将其分解为较小、更易于管理的问题,从细节入手,从而交出了一份更为具体的答卷。他们的实践表明,这些小而精确的问题通常可以通过精心设计的干预性实验来获得精准的答案。


在1990年代中期,克雷默和他的同事们通过实地研究来测试一系列可以改善肯尼亚西部学校成绩的干预措施,证明了这种方法的强大作用。他们进行了一系列实地试验,想要弄清楚哪些方法能够有效的提升教育水平。比如在低收入国家,教科书资源少,孩子们饿着肚子去上学,如果提供更多的教科书,或者免费的校园餐,他们的成绩会提高吗?


实验表明,更多的教科书和免费的校园餐为教育水平的提升没有太多积极的影响。教科书也只是对最优秀的一部分学生适用。


就像很多的悖论一样:为什么贫穷的人反而喜欢买电视、游戏机,而不去投资自己学习?为什么贫困的人反而更容易没有生活规划?


Banerjee的工作首先在于,改变了人们理解贫困的方式。


刚才的问题,在过去经常被认为与个人的品质,或者说与“上进心”有关,但是一旦把这些归因于道德,那么政府的政策就很容易变成道德说教。


而Banerjee的工作则纠正了这些看法,并且解释了其背后的经济学原理。比如说,因为贫穷的人生活往往有更多的烦恼,所以相对而言,比其他人更加需要那些让人减轻烦恼的工具——像电视、手机、垃圾食品和游戏机。


而如果投资到个人的学习上,那么往往这种投资回报的过程需要很长的时间,而穷人因为经济上的原因,其耐心往往是缺乏的,在这期间的生活也依然会更加烦恼和乏味。


班纳吉和杜弗洛继续克雷默的工作,他们研究了印度两个城市——孟买和瓦多达拉的学生辅导计划。他们为有特殊需求的儿童提供辅导支持,将这些学校随机分配在不同的小组中,实验证明缺乏资源不是低收入国家的教学问题所在,有针对性地帮助弱势学生能显著改善教育成果。


帮助弱势学生能显著改善教育成果 | 诺奖官网


在肯尼亚和印度进行早期研究后,三位经济学家在其他国家进行新的实地试验,覆盖健康、信贷能力和前沿技术的应用能力。他们的研究带来非常明显的实际意义,超过500万印度儿童受益于学校的辅导项目,许多国家对预防性保健实行高额的补贴。


专家称他们使用随机对照实验来发现哪些教育成果或儿童健康计划真正有效,这种“基于实践的方法”解决全球贫困问题的研究表明了如何提高学校的疫苗接种率和教育水平,触及了全球数亿人,从根本上革新了扶贫发展这一整个领域


此外,三位获奖者的研究方法已经成为主导发展经济学的研究方法——研究个体经济活动的规律,采取大规模的实地试验,以实验结果为基础。而以往的方法是,发展经济学在逻辑推理的基础上得出基本的理论假设,并且基于特定的模型对历史或现实数据进行分析。


前IMF总裁拉加德与迪弗洛在IMF总部演讲时的合影

02.

贫穷的本质:我们为什么摆脱不了贫穷


班纳吉和杜弗洛是夫妻,两人在2011年合作出版了《贫穷的本质:我们为什么摆脱不了贫穷》,他们调查了五大洲贫困人群最集中的18个国家和地区,从穷人的日常生活、教育、健康、创业、援助、政府、NGO等多个方面,深度剖析了“贫穷陷阱”的怪圈,探寻贫穷真正的根源。

不迷信于懒惰等对穷人的刻板印象,两人通过实证探究发现处在贫穷状态中的人和普通人在欲望、弱点以及理性的层面上,实则差别不大

孟买日记

正如书的前言所写到:“即使这些人处于贫穷状态,他们几乎在所有方面都和我们一样。穷人与我们有相同的欲望和弱点,也并不比我们理性多少——正好相反,恰恰因为他们几乎一无所有,我们常常会发现,穷人在做选择时会非常谨慎:为了生存,他们都需要成为精打细算的经济学家。然而,我们和他们的生活依然有着天壤之别。这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我们对自己生活的方方面面都已经习以为常,几乎不会在这些方面细细思量。”


区别在于,贫困的境遇,导致穷人接受信息的渠道受限,造成许多小错误,并产生恶性循环,比如没有收入来源自然没有退休计划,不识字于是无法看懂拗口的健康保险产品等。普通人所忽略的小消费、小障碍和小错误,在穷人的生活中可能成为关键问题。


在健康问题上,其实也是一样的。


Banerjee夫妇发现,穷人花费在健康和医疗上面的金钱和时间并不少——甚至等于乃至高于中产阶层——但是效果却并不好。为什么呢?因为穷人往往缺乏必要的医疗和卫生知识,往往要等到病发展到一定程度之后才去看医生。


他们还更加倾向于那些喜欢“下猛药”的医生,并认为这些医生是“好”的,是帮助他们尽快“解决问题”的。


但是事实上,“下猛药”往往会带来抗药性和过度治疗。这种重视治疗轻预防的态度,让很多穷人不但经济更加紧张,身体也饱受摧残。进而影响到了下一代的教育——根据研究,身体状况较差的孩子往往上学的时间较短,毕业之后的薪水也相对较低。贫穷,就这么被“遗传”了下来。


班纳吉和杜弗洛认为,要摆脱贫穷并不容易,但只要抱着“万事皆有可能”的态度,和一点儿援助(一条信息、一点儿推动),就可以产生意想不到的积极效果。


值得一提的是,本书还指出了希望与知识的重要性,告诉我们即使在任务看上去无比艰难的情况下,我们依然要敢于坚持,成功并不总像看上去那样遥远。


迪弗洛和班纳吉都任教于麻省理工学院


03.

这可能是21世纪第一个经济学奖


诺贝尔经济学奖公布之后,很快在学界收获掌声。


哈佛经济学奖获得者劳伦斯·卡兹(Lawrence Katz)就表示,这可能是21世纪第一个经济学奖,“获奖人采用的方法并不是20年前或是30年前起作用的方法,而是进入2000年代才开始使用。这确实是21世纪的经济学”。


诺贝尔经济学奖颁发给发展经济学领域的杰出专家,体现出对发展经济学的重视。发展经济学是研究经济发展规律、经济发展与社会发展相互关系规律、以经济发展为基础的社会发展规律的经济学。经济发展相对于经济增长而言,是发展经济学核心概念。经济发展指包括质量与数量在内的经济高质量发展,而不仅是数量的增长。发展是解决一切问题的关键,世界上还有很多人口挣扎在贫困线之下,三位经济学家致力于减轻全球贫困方面做了有意义的研究探索,是造福人类的举动。


克雷默认为,诺贝尔经济学奖的承认,应当让人们意识到经济学不仅仅是关于股票市场或是理论研究,而是关心实践中的具体问题,比如贫困


全球超过7亿人口仍然依靠极低的收入维持生活。每年大约有500万五岁以下的儿童死于疾病,然而这些疾病本可以通过廉价的治疗来预防或者治愈。世界上有一半的儿童没有掌握基本的识字和算数技能,也无法继续接受教育。瑞典皇家科学院认为,三位获奖者的研究方法具有着巨大潜力,将会进一步改善世界上最贫困人口生活。


克雷默在哈佛大学任教


获奖者简介

阿比吉特·班纳吉,1961年出生于印度孟买。1988年获得哈佛大学博士学位,现任麻省理工学院福特基金会国际经济学教授。


埃斯特·迪弗洛,1972年出生于法国巴黎。1999年获得麻省理工学院博士学位,现任麻省理工学院阿卜杜勒·拉蒂夫·贾米尔扶贫与发展经济学教授。


迈克尔·克雷默生于1964年,1992年获得哈佛大学博士学位,是美国发展经济学家,现任哈佛大学发展社团盖茨教授,同时还是美国艺术与科学学院院士。


孟买日记 资料来源:诺贝尔奖官网、极客公园、棱镜、《贫穷的本质我们为什么摆脱不了贫穷

Copyright © 成都学历教育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