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交流分享 >【短篇】省钱日记3

◀ 【短篇】省钱日记3 ▶

【短篇】省钱日记3

飘阿兮 2020-01-10 08:42:54

元宵节日记300字  关于这个文,不要太当真,就是写不出字的人瞎写一气儿找感觉图乐呵,大家也一起乐一乐呗。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5

先前去的那家餐具店的老板林姐给我电话:“小盛啊,你刚才走得匆忙,围巾都忘在我店里了。还有,我下午做的牛肉出锅了,你有空的话过来尝一尝?”

好的好的,我马上过去。

其实围巾是我故意忘在那儿的,以便我可以顺理成章地第二次去。这位林姐姐,热情又健谈,我得好生维护着我们刚刚建立的友谊,以便从她那儿打探到更多的信息,甚至把她发展成我们在这老石集的第一个客户。

打发了小严即刻动身去勘察客户的北斗星房产阵,安排了小苏看家,我又奔赴我的阵地了。唉,都是为了生存,为了生存啊。

 

我在林姐姐的店里喝了三杯她的自制饮料,吃了两块牛肉和一块鸡肉,听她把这如意长街的历史已经讲到了五年前。她还打算边讲边继续喂我,幸好来了一群客人,店员忙不过来,她也临时撇了我上阵了。

我正欲告辞,抬眼却望见了对面那家风格古朴的咖啡屋,落地的玻璃窗后面,我的客人郎格飞一个人坐在桌旁,支着下巴,似乎在看平板电脑,又好像在发呆。

先前并没怎么发觉,如今从这个角度望过去,就如小苏所说的,他长得真的还可以,侧面更不赖,安静地坐在那儿,就像一幅画。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我一个冲动之下,调了手机的照相模式朝着他便是咔嚓一下。

这可是隔了两间店的厚玻璃,中间还跨了一条几米宽的街,却似乎仍是惊动了他,竟转头看向我这边。我头一扭,若无其事地把手机移到耳边装作打电话,装了好几分钟,然后才起身准备向店主林姐告辞。可是当我走到门口,却见郎格飞也从咖啡馆走了出来,我立时顿住脚步,且向后退了退。

其实打个照面也没什么,但我刚才偷拍了人家,这是不是正心虚着吗。

郎格飞出来后却没立即离开,而是在咖啡店的门口伫立了好一会儿,似乎一直在望着那块招牌。招牌上只有一个字:静。

林姐送走了她的客人,问我:“你认识那小伙子?”

我无需隐瞒,简单地说:“业务关系,一面之缘。您也认识?”

“应该说我认识他但他不认识我。每年刚刚过了元宵节的这个时间,他都会到对面的店里坐一坐,就坐在刚才那个位子上。我这店开了有十年了,他这习惯也有十年了吧。”

这个我可没想到。看这人的气质,与这条拥挤喧哗的街道很不相符。

“每年只来这一次?十年啊,那当时应该非常年轻吧?”我问。

“我每年都是过了元宵节才开张,然后总能看见他,这才记得住。平时他有没有来,倒是没留心。是啊,十年,当年还是学生模样呢,最早是跟一个女孩子一起来的。不过从好多年前开始就是一个人了,估计是跟那女孩分手了。”

“女孩子去世了也说不定。”我补充。其实不是我恶毒,只是突然间又迸发了一下想象力。最近各种脑残偶像剧是看得有点多,各种桥段简直是信手拈来。

“也有可能哦。总之是个可怜人,也够痴情的。”林姐说。

可怜?痴情?我回想了一下先前他在我们那里一副“本大爷就是很有钱不服来辩”的低调华丽的嚣张样儿,觉得这两个词无论如何也跟他挂靠不上,但是,对他的怨念却也没那么深了。

毕竟,那可是我的贵客,衣食父母级别的。

 

 

6

我们下班的时间差不多是整条街最早的。这个时间多数店家都不打烊,有些店的生意甚至在一天里刚刚进入好状态。本来我吃了牛肉又吃鸡,正打算省了晚饭减肥又省钱,但后来在茶坊刘哥那儿喝了半小时的茶,以至于我又重新饥肠漉漉。

谁说这里的人们保守又排外的,我亲身感受到的可都是满满的热情。

我在街角的唐记面馆吃过了晚饭再回家。结帐时,老板告诉我:“你的帐已经有人帮你结了。”

我忍不住埋怨:“老板您应该告诉我才对啊,免得我平白欠了情,还不知对方是人是妖。”

老板也委屈:“小盛,我见那小伙子年纪轻,长得也好,才乐见他对你示好。如果他又老又秃,我当然会拒绝。”

我一边感谢老板一边留下一百块当订金,嘱托下次若那人再来吃饭就算我的帐。

老板拒收:“我们这小门小店的,不负责管钱。不过我记着就是,下次再见着他,就说你请客。”

这样也好。虽然我很爱省钱,但我省得有底限。不清不楚的人情,欠着难受;不明不白的钱,不省也罢。

 

出了如意街口,离我家只有二十几分钟的脚程,或者三站公交站点,但多数时间我都选择了打车。虽说走上几步或者挤一挤就省下十块钱,但反过来想想,若是有人给我十块钱让已经一身疲累的我穿着六分高的鞋走上几千步,或者在高峰时段的公交车里挤得衣服起皱头发变形一身臭汗,这买卖我可不做。

一旦想通了这点,那十块钱我就不想省了。再怎么爱省钱,也不能虐待我自己。我省钱,但我省得有格调。

 

这个时段出租车不好等,用了打车软件都得排队。而且,我讨厌这东西,上次在高速路上一位司机一边拨弄这个一边差点酿出车祸让我至今心有余悸,主管部门啥时候也在高峰时点和中心路段限用这个才好。对,我就是看不惯新事物的保守分子。

正自说自话地思虑间,一辆车在我面前突然停下,车窗落下,司机却是下午刚成为我客户的郎格飞。

这是什么烂缘份的节奏?我这两三个小时内可是见着他三回了。

他说:“盛经理,我送你一程。”语气竟变得比之前客气许多。

“不顺路,谢了。”我想都没想就拒绝。我们郑总有训,跟客户务必要保持安全的恰当的距离。

“我往西,你也往西,怎么不顺路。”

“你怎么知道我往西走?”反正不想赏他这个脸就是了。

后车司机性子急,开了车窗冲我俩喊:“喂,你们在大马路上谈恋爱啊!”

元宵节日记300字 郎格飞从驾驶座探过身子,替我把副驾座的门打开了。我只能上车。

“过街天桥就在五米外,但如果坐车去对面则要多绕300米,这个经济账,你一定算得很明白。”郎格飞待我上车后,第一句话竟是解释“他怎么知道我往西走”。

“多绕300米又怎样?反正都在起步车程内,多跑路我也没多花钱。”我对他之前的高冷态度颇有芥蒂,很想驳一驳他之前高高在上的气焰。

“郑总说,盛经理很懂省钱,不止是自己的钱,客户的钱她省得更仔细。如果他所言不虚,那我想盛经理你一定不会为了只图自己方便一点点,就让出租车多跑路多烧油并且在这堵车最厉害的时间和路段绕大弯。”郎格飞分析得条理分明。只是,这么长的一串话,那么怕麻烦的他居然也不嫌烦。还有,郑直这个老男人,居然在客人面前这样揭我的隐私,回头我非得找他点麻烦不可!

 

车里一直开着音乐,居然是重金属,虽然吵,却很好地淡化了窗外车流的拥堵和嘈杂。

铗小的空间里,有一股我刚才吃过的牛肉面的味道,不过好像也太浓了点。我脑中闪过一个念头,忍住了,没问。我把车窗开了缝。

虽然离家的路不远,但因为堵车,移动得仍是慢,绿灯变了三次才过得去一个路口。在一首歌刚刚停止、下一首响起之前,郎格飞抬手把音响关了。

“音乐挺好的,为什么关掉?”我问。那么吵的音乐,正好塞满空间不用跟他说话。现在这么安静,反而不适应。

“怕你觉得吵,多数女士都不喜欢这种音乐。”郎格飞解释。

“不吵,我觉得有点背景音乐挺好。”

他又重新开了音响,但转到了交通广播频道。两个聒噪的主持人,一边播报着实时路况,哪哪儿塞车厉害,哪哪儿又出了车祸请大家绕行,一边连线跟网友聊着天。我们此时所走的这条路,正在黑名单上。

交通台正在互动的话题是韩剧:哪部韩剧让你心心念念忘不了?

听众A:《请回答1988》!我们泽善是名正言顺的官配,狗善党快狗带!

听众B:《太阳的后裔》,《太阳的后裔》,《太阳的后裔》,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听众C:新剧热度还没过的不算数。《Kill me heal me》我都刷十二遍了还想刷,一个人演七重人格太逆天了有没有?

虽说我是韩剧控,但是跟一个陌生男人,而且是个冷淡的、高傲的男人一起收听这种话题,其实有点尴尬。扭头看了他一眼,却并未见他脸上现出不耐烦,神情专注,竟似听得极认真。后来他发现我在看他,还特体贴地说:“你不喜欢这个话题的话,可以自己换台。”

前方一轮红日,渐渐隐进云层,天色暗了下来。我脑中灵光乍见,未及深思话已出口:“你有亲生的兄弟吗?长得跟你很像?”

“没有。连堂兄、表兄都没有。”他停了一停,“你想表达什么?怀疑我不是郎格飞?疑心我有双重人格?”

哦,这人难道是我肚里的蛔虫?我的确觉得他跟下午的那个太判若两人。要么这根本就是另一个身体,要么,这是另一个人格。夕阳这不正好落山了吗,明暗模糊界,阴阳交叠时,最易滋生妖相了。

虽然被拆穿,但我面不改色心不跳:“您想多了啊。我只是觉得,你很像我的一个中学同学。”

“是吗?你下午见到我时,可没露出过半点惊讶或者迷惑的神情。”

唉,没法交流了。

 

天全黑下来之前总算到了小区门口,刚要跟他说声请在小区门口停车就好,郎格飞已把车开进了小区。

改天得投诉一下保安了。平时外来的车和出租车,在门口拦得那个严苛,今天见着好车,居然就这么顺畅放行。做人要不要别这么势力,开个好车就代表他是好人啊?

“你住几号楼?”郎格飞不知我正在对他的人品进行诋毁,客气地问我。

66号。”我答,“小区里面路很绕,您随时停下就好。”免得他一会儿绕不出去。

却见他开着车左扭右拐,居然走了最便捷的一条路,直接开到我家楼下。

“几单元?”一副送佛送到西天庭的好人架势。

“您停下,停下就好。”接下来是不是要问我门牌号,直接给我开到楼上去?我见少识窄的,这种奴隶变上帝的反转戏码真心接受不了啊。

郎格飞总算把车停下。我跟他说声谢谢然后开门要下车,听得他问:“盛经理,你的手机号码是多少?”

“我给了您名片。”这家伙不会是随手就丢了吧。

“那是工作电话,工作之外的时间也能打通吗?”

我愣了愣。这家伙想干嘛,想干嘛?

“我的作息时间不太规律,想要找人的时候经常已经过了正常的工作时间。你不介意这一点吧?”

“哦,不介意。我都是24小时开机。”

“知道了,谢谢你。”

 

我进了楼门,进了电梯,进了家门,直到换下衣服去刷牙,依然觉得今儿这整个下午都过得诡异。

边刷牙边刷了刷微信,把无关信息都删掉。好几个人申请加好友,我鉴别了一下,今天下午才结识的餐具店的林姐,茶坊的刘哥,通过;不认识和不留真名的几个家伙,忽略……正要退出,屏幕闪了一闪,又跳出一条好友申请提示,我看了看备注,郎格飞。

这个挺意外。但是,当然得通过。

我透过玻璃窗向楼下看了看,郎格飞的那辆车果然还停着,位置似乎是移了移,因为并没挡住路。

他倚着车门站着,叼着一根烟,半低着头,不知在看些什么。

这场景似曾相识,大概在哪部电影或是哪个广告里看过的吧。撇开吸烟污染环境不谈,画面倒是美好得很。


 

______________

看图时间:小飞支着下巴的样子,大家觉得是这样,这样,还是这样呢?

元宵节日记300字

Copyright © 202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成都学历教育交流组